348期 煮酒論英雄:Koetsu Bloodstone Platinum Diamond & Rhodonite Platinum Diamond

348期 煮酒論英雄:Koetsu Bloodstone Platinum Diamond & Rhodonite Platinum Diamond
九月 08 12:15 2017

兩個「光悅」唱頭的故事 – 鍾一

又係同一句:如果你只聽CD,這篇文章你不必讀下去;不過若然你仍熱愛LP的話,那麼你大有可能再一次破財了。

真的有那麼厲害?當聽到頂班「盤臂頭」,加上頂尖高手的調校,黑膠之魔力,拙筆難以盡言。話說上個周末,我到Asia Theatre(中環)陳列室,聽了一套叫我心悅誠服的盤臂頭組合,樂聲通透度與抽絲剝繭的分析力,動態、迫力、音色表現……都幾近完美,又是一次靚聲到無可批評的試聽體驗。

 

▲Bloodstone Platinum Diamond

 

又是?對,意思是不只一次,這幾個月間,我到過該陳列室,試聽Graham Phantom Elite唱臂,隔一個月再去,是試聽Gruensch MCSII+唱頭放大器。貴價器材當前,有好聲表現彷彿是理所當然,但要發揮出盤臂頭本身該擁有的最高效果水平,則視乎調校者之身手,還有肯花上的時間。在此,再向明哥說聲多謝。

 

▲Rhodonite Platinum Diamond

 

兩支臂、兩個頭

每套器材系統,他都用心去setup,從聲音表現中可以完全反映出來,他向我展示Clearaudio Azimuth Optimizer,並說陳列室中每粒示範的唱頭,都必定經此儀器測量及作微調(我家中用的Fozgometer變得相形見拙)。其實,我想指出的是,想玩好盤臂頭,尤其越high-end的,除了基本工具是必須之外,願意花上的心機與時間惟更是重要,所謂「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同樣地,明哥今次準備好的兩粒「光悅」:Bloodstone和Rhodonite,各自安裝上不同唱臂之後,再經過長時間的聆聽與反覆微調,二者效果確實是標青到極點,兼且各勝擅場,音色、空氣感和整體音效之佳,令我連番高聲歡呼。由於兩粒光悅唱頭需要在同一時間進行試聽比較,的確有點難搞,在Transrotor Tourbillon FMD之上加裝第二支唱臂,或者是唯一的解決辦法,總比放到另一個唱盤好吧。但老實說,此乃權宜之計,因為同一個盤裝上第二、甚至第三支臂,會增加唱盤諧震,令聲音表現打折扣,惟迫於無奈情況下,明哥才作出此舉動。

不過問題還是有的,首先Bloodstone和Rhodonite安裝到兩支不同牌子唱臂之上,其次Bloodstone接上光悅升壓牛作第一級放大,而Rhodonite則直入Gruensch MCSII+唱放,同一軌錄音,兩粒頭先後播唱,聽到的聲音分別當然是明顯的,是出自唱頭本身分別?抑或是唱臂、升壓牛與唱放呢?

經商討,這篇試聽報告,會根據從兩個唱頭,A/B兩個不同系統組合中,將耳朵於現場聽到的重播效果,直接描述出來。究竟分別會很大嗎?可以斬釘截鐵的回答:是很大,兼且各自的音色及個性都明顯不同。亦令我非常高興,原因是可以直接引證到:一、新一代頂級「玉石」光悅,跟舊一代完全是兩碼子之事,以往一切不歡印象皆可抹掉;二、安裝到不同高水準唱臂之上,匹配的適應性(柔順度),令致循跡效果都屬最高級別,沒有絲毫失真,動態亦毫無壓縮;三、配合不同系統放大,效果沒有勝或負,只有各自音色取向,是各有千秋,這樣的話,可以適合不同黑膠發燒友及愛樂者口味。

A/B系統

「光悅」,給鍾一感覺就是藝術品,一件懂音樂的大師傑作,是菅野 義信先生(1906-2002)的心血結晶,不論是那一個系列:鋁金屬外殼、rosewood木殼、玉石殼,每一粒的精緻度,都是美得難以言喻,由於全手工打磨、上漆,雖是同一型號但每個頭外觀都不一樣,及致玉石,紋理、顏色及光澤分別更大。今天三個系列之中,再以不同製造物料而分成多個不同型號,就以今次試聽的「玉石」系列為例,就總共有八種外殼,我之前接觸過的有Onyx瑪瑙、Tiger-eye虎眼。廠方公布全線玉石系列的磁體物料,已用上Platinum Magnet(鉑合金磁芯,主要作用是降低渦流Eddy Current效應干擾),因此系列每款型號後都加上Platinum一字。另外,這個旗艦系列所使用的針桿,除了Boron硼之外,供用家選擇的還有Diamond鑽石針桿,不用說價錢當然貴很多。

登入www.koetsusea.com/Home.php,大家可以清楚見到所有光悅唱頭的靚靚外觀和一些簡單敘述。說回Bloodstone和Rhodonite,試聽的都是Diamond鑽石針桿,屬最高級別的,前者Bloodstone「血石」,普遍想像是紅色吧,未必,在Google搜尋,原來大部分是翡翠綠色的(都見有少部分鮮紅色),大概跟試聽的一粒Bloodstone十分相近。至於後者Rhodonite「薔薇輝石」,色澤多數偏粉紅,試聽的一粒Rhodonite顏色鮮豔,還有幾點黑斑點綴,好靚!

一般人稱光悅Stone為「石」頭,何解鍾一偏翻譯作「玉石」?如果把唱頭拿起,在燈光下照射,你會明白我的意思,它的通透與色澤反射,有如一塊高等級玉石。

一如剛才提及的,兩個唱頭分別以兩支唱臂、兩套不同唱頭放大系統試聽,為方便文字描述和各位閱讀較清晰起見,我將二者分成A/B兩個組合:

「A」:Bloodstone+Tri-Planar U12+光悅升壓牛+SimAudio Moon 810LP(MM input、47kΩ/100pF負載、40dB增益);

「B」:Rhodonite+Graham Phantom Elite+Gruensch MCSII+(MC input、80Ω阻抗負載、64.5dB增益)。

同一套前級、後級和揚聲器:Mark Levinson No.52+Halcro DM88+Verity Lohengrin IIs。還有一點很重要,必須強調的是,Tri-Planar的臂線是原身伸延出來,不能更換,不過據稱Tri-Planar為配合U12,臂線特別加足靚料,令速度感增強之餘,低頻能量感亦尤其充裕;至於Phantom Elite,試聽過程中出動到MIT頂班Oracle MA-X臂線,認真大陣仗。如果一定要比較的話,相信Oracle應該會好聲過Tri-Planar原廠臂線吧;整個系統組合其餘使用的訊號線、喇叭線等,都清一色用上MIT旗艦產品。

同一樣技術、同一樣數據

光悅唱頭系列,用上不同物料製造外殼(鋁、木、玉石),揀選不同礦石,又或者rosewood上塗上多種不同日本傳統漆油(我的木頭至愛是Urushi Wajima「輪島漆頭」),其目的簡單說是控制唱頭殼的諧震,如果像某些智者所說「拆殼」唱頭好聲,原因是低諧震的話,何苦菅野先生還要大費周章,鑽研不同材料的密度、阻尼與諧震特性,以產生出不同音色效果?

再說,一直以來,光悅唱頭的設計重心,都並非以技術掛帥,而是著重音色、音樂氣氛為取向,今天日本製造MC唱頭技術堪稱無敵,內阻數據低到得人驚,而電壓輸出卻仍算合理。那麼光悅呢?玉石系列內阻5Ω,輸出0.3mV,線圈物料是純銅包銀,柔順度5×10-6cm/[email protected],聲道平衡0.5dB/1kHz,聲道分隔25dB/1kHz,淨重12.5克(Bloodstone)、13.5克(Rhodonite),建議阻抗30Ω,建議針壓1.8至2.0克。

以現今MC唱頭發展,上面列出之數據沒啥特別吧,單說「玉石」的內阻與輸出(MC唱頭線圈與輸出有直接關係,線圈繞數越多,輸出電壓越大,但唱針背負的重量增加,會降低循跡靈敏度;反之線圈繞數少,唱針循跡更敏銳,但輸出卻微弱),市場上很多同級產品已經超越,然而,光悅唱頭誘人之處,令一眾LP迷乖乖掏腰包的原因,一如剛才說,就是獨有的音色,遼闊壯麗的音場感。

不同配搭,兩種音色效果

之前提及過試聽的Bloodstone和Rhodonite都同樣用上鑽石針桿,究竟鑽石針桿跟一般普遍使用,而效果已經極理想的boron硼分別大嗎?由於物料成本高,還有加工極端困難,現今採用紅寶石、鑽石等貴價針桿技術的唱頭廠家的確不多,極度堅硬的鑽石針桿提供最穩固、失真最低,而共震頻率更高之優點,針尖在唱片坑紋中拾取的震動,完全轉化為電能訊號;此外,鑽石針桿與鑽石針尖材質特性一致,二者結合更為完美,訊號傳輸的耗損降至最低程度。但必須再提提大家,盡可能不要使用洗針水,當中化學溶劑會損害針桿/針尖接合點。

從今次聽到Bloodstone和Rhodonite兩個唱頭的表現,低頻確實是雄厚有勁,動態對比凌厲得足以嚇人一跳,但另一方面仍保持著一分極端的通透感覺,重現錄音細節的表現同樣超卓。光悅特有而最可貴的濃厚音樂味與中頻質感,當然亦保留下來。至於前輩們經常掛在口邊的批評話,諸如填海級的循跡能力,拖泥帶水的中低頻,樂器、口形結像偏大……,總之大有改良餘地。鍾一肯定的告訴大家,今天莫說頂班的「玉石」,就算是boron針桿的「漆頭」,它的循跡能力已經是非常出色,如果懂得匹配一支合適唱臂(mass質量配合),任何碟都可以順利過關,完全不用擔心循跡失真問題。說到樂聲速度變化和結像,我亦發覺不到有什麼不正常、不妥當之處,總之一落針,重播出來的聲音,就有如「毒品」般,會令人一聽上癮;尤其接上「光悅牛」(升壓比1:20)之際,剎那間,感覺上渴求的是更美、更好聲,它的個性是獨有,而強烈的,聽Joan Baez唱“Diamonds & Rust",鄭京和拉「柴協」,Geza Anda、Wolfgang Schneiderhan、Pierre Fournier演奏貝多芬“Triple Concerto",叫人不其然沉溺於光悅輕歌妙韻之中。

試聽開始之先,我猜想Bloodstone和Rhodonite音色表現應該很接近,但經過A/B不同唱頭放大系統匹配,接到Gruensch唱放的Rhodonite會佔優嗎?好一段時間反覆聆聽比較,得出的答案是「未必」。基本從用家角度而言,5Ω/0.3mV,已經屬於不好應付的動圈唱頭,特別是0.3mV略低輸出電壓,普通級數的唱放,增益率(最低約68dB左右)也許會不足夠,加上放大線路設計是否優質等,我的結論是除非閣下擁有的唱放,效果表現與等級及得上Gruensch,否則花多一點錢,買同廠升壓牛負責第一級放大(另接MM唱放),是最穩妥,好聲,少煩惱的最佳解決辦法。

用埋同廠牛會有太強個性嗎?不夠增益,阻抗不匹配,訊噪明顯增大,兼且動態不足,軟手軟腳,難以發揮出(貴價)唱頭應有功力。再說,就是喜歡那股味道和個性,才買某牌子唱頭,是嗎?總而言之,阻抗/增益配合是非常重要。多提一點,用升壓牛的用家,記得牛至(MM)唱放的訊號線,同樣接好ground,又盡可能短之餘,更必須有良好屏蔽(或直接用RCA→RCA唱臂線),否則hum聲大作,討厭到極。

聽Diamonds & Rust,不少系統播此LP,歌聲薄夾削,很難頂,甚至某些臂/頭試過跳線,是調校問題,抑或mass/compliance不配?經反覆微調後情況依舊,原因應該是後者吧;同樣屬中等質量的Graham和Tri-Planar,配合光悅唱頭絕對如魚得水,彼此高水平之聲效表現可以發揮盡致。

先用「A」播唱,那陣人聲的和味程度,坦白說是我從未嘗過的,結他弦線勾彈,是柔美而細膩,整首歌曲播來非常完美,令人陶醉,你簡直忘記音響的存在。轉到「B」播唱,它呈現的空氣感、定位、音色、旋律起伏,每一方面的表現都令人讚嘆,令人驚異,用音響準則來衡量,Rhodonite加上Gruensch的效果,可能是我聽過的唱頭之中,傳真度最高的其中一個。

到「挪亞方舟」出場,「A」針對大人/細路的人聲演繹,是非常厚潤有肉地的,此錄音最巴閉地方,是音場效果,沒有比較下,「A」已是又深又闊,可以收貨有餘;一旦「B」落針,那種深闊感,人物在台上左右前後走動,就令我醒覺到光悅其實同樣擁有強烈的hi-fi效果,跡近神奇!

一個盤‧兩把聲‧未為貪 – 陳海川

黑膠之所以吸引,除聲音較人性又玲瓏浮凸外,更在於其盤、臂、頭、唱放、升壓牛,以至輸出線、臂管線等配對與耦合之間,有著千變萬化,不可預計的變數。啊!說漏了!還有在不同黑膠碟上的不同錄音特性,這一舉足輕重的變數!

黑膠之變數之高,的確叫人又愛又恨,有人視玩出成果,為有效掌握其變數視為挑戰與成就,亦有人因此感到氣餒而全程投向高端的數碼音源,頭也不回!確曾親耳聽過一資深發燒友講過,當他花盡心力去經營一套黑膠系統後,有一天,一同道走上來,三兩下手勢即將他以為已校好的修成過來之後,他即不得不認命,自知自己駕御不了這門手藝。之後就全力主攻高端的數碼音源,如今亦玩得有聲有色!另一面,亦見有本應未算發燒的用家或愛樂者,一經接觸黑膠之後,即不能自拔,就連單聲道唱頭、單聲道黑膠亦去追去搜刮,玩得不亦樂乎!

黑膠之邪門正正在此,其把玩技巧之繁複,變數之大,足以嚇退資深玩家,但其聲音之魅力加變數,又能夠激發起人們之發燒神經,只要你一經〝觸電〞,除不停去搜刮新新、舊舊的黑膠唱片外,盤、臂、頭、唱放、升壓牛等之配對遊戲,更肯定令你輾轉反側!就是只換上另一款唱頭,即使系統中其他的一概不變,亦足以將全盤聲音改變過來。倒也想當然,因那正是整個重播系統的源頭,拾訊之最前端,足以改變整個重播效果,甚至改寫演譯與錄音的感覺!

或更邪門的是,不同黑膠唱片的不同錄音特性,跟不同的黑膠系統,實也有不同的化學反應,即使只改動黑膠系統裡其中一配搭,亦足以完全推翻對不同錄音之配對反應,由排斥變匹配,由匹配變排斥皆可能,故一盤多臂多頭兼多唱放無疑是折衷的對應方案。只要你有要求,加上最現實的條件是花得起又樂意花,多臂多頭多唱放可玩性之高,之誘惑,的確難以抵擋!

正如今回煮酒,一盤、兩臂、兩頭、兩唱放、一升壓牛之下,的確玩味十足,大大刺激起大家追尋不同配對的慾望!

原計劃是在同一系統上比對兩款不同唱頭的差異,但讓這想法一直發酵了一段日子,最終已不再是兩頭之比較。

查實,今回兩唱頭之差異僅為外殼的石材,技術規格及參數則一致。雖然石質有別下,諧震點當然不會一樣,將導致聲音有所差異,但兩唱頭背後的唱臂、唱臂輸出線之不一樣,實足以蓋過兩唱頭之間的些微差異,故實際要聽的是兩套唱頭與唱臂,跟背後的唱放或升壓牛配對之下,跟不同黑膠碟上不同音樂與錄音特性之化學反應。

先來一段Susan Wong在《Close to You》中的〈Killing Me Softly〉作個參考,先聽光悅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再經原裝唱臂輸出線接通光悅升壓牛及MOON Evolution 810LP唱放的一串。這一串,Susan Wong的嗓子來得柔潤、細滑、和味之中,再帶一絲懶洋洋的感覺,悅耳、冧人之演譯與重播。

隨即再轉到光悅Rhodonite頭配Graham臂,因Graham Elite唱臂之訊號線可供更換,是次配上價值九萬多元的MIT旗艦Oracle MA-X SHD訊號線來接通Gruensch MCS II+唱放。再一次播出〈Killing Me Softly〉,簡直戲劇性的差別,一如有射燈照耀下的光鮮,Susan Wong更猶如即時改以更興奮的心情去演譯,味道完完全全的不一樣。互相對照之下,前者脂粉味較重,後者則Hi-Fi感覺較強。

由於先聽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後聽Rhodonite頭配Graham臂套,A/B比較下,未經細想的第一下感覺是Rhodonite頭配Graham臂超吸引,但再聽清楚,只不過是所謂霎耳嬌之厨窗效應,雖足以第一時間找緊人家的注意力,但再聽下去就明白,根本不耐聽。再者,既然歌名叫Killing Me Softly,大概意思為溫柔地殺死我,那無疑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更切合主題,才叫被殺者如死在溫柔香。至於Rhodonite頭配Graham臂一串則未免殺得太激!當然,純屬個人口味,不能抹殺有人喜歡明刀明槍,死得痛快、爽快的刺激感覺!

或更堪玩味的是同一唱片上,兩首不同的歌亦各有取向!劉美君首張大碟的舊版黑膠(在此,得向借出私人珍藏的亞洲影視明哥致謝!),當中強調節拍的〈最後一夜〉果然是Rhodonite頭配Graham臂一串佔優,節奏的起落鮮明又踏實,足以帶出那份不羈與灑脫。反之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則顯得太猶豫,不夠爽快,甚或有點謝,力不從心的感覺,跟歌曲要表現的感覺不協調。再播出同一唱片上的〈清晨〉,情況即反轉過來,〈清晨〉講求的是一份深情回憶加無奈的感覺,需要溫婉的唱腔,就連伴奏的結他亦要軟性的韌勁,毫無疑問,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來得更見感染力,悠悠地透心的動人演譯與重播。至於Rhodonite頭配Graham臂一串,則有如一板一眼使勁地陳述一件事情,音效上雖更立體,但色彩及訴說故事的感覺則相對薄弱!

《林子祥創作歌集》當中的〈追憶〉,談不上是靚錄音之同時,其偏強迴音、殘響劑量,更遭人譏諷為老舊收音機之聲!但這歌的精粹實在於林子祥高水準兼情真的演譯,以Rhodonite頭配Graham臂一串重播未免太剛陽,不合味道。更慘烈者,那些迴音、殘響被不適當地強化之後,令林子祥尤如在山洞深處唱著,慘不忍睹!改以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之下,那刻意偏強的迴音、殘響效果,強得恰到好處之下,一份將人帶進回憶而非帶入山洞的感覺,正好立體化阿Lam的演譯情緒,將人扯進追悔與回憶的絲絲傷痛之中。

這裡所講求的已非分析力有多高,而係能否還原並帶出音樂與演譯的情緒。故音樂本身才是主導。同樣地,播出Eric Clapton《Unplugged》中的〈Tears in Heaven〉之時, Rhodonite頭配Graham臂一串還算正常,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則似統統不對頭。最後,決定把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甩掉光悅升壓牛及MOON Evolution 810LP唱放,轉駁到Gruensch MCS II+唱放身上,終於對頭了!從人聲到結他到鼓響等,一切都自然、流暢過來。黑膠就是這般惱人又好玩,配搭引申的變化有時難以預計,故有驚嚇亦有驚喜,某程度上講求互動的動態玩藝。

也來Telarc出品,《Carmina Burana》的第一樂章,那氣勢磅礡的超大型合唱加大樂團演出,想無用我多講,大家都估計得到,當以Rhodonite頭配Graham臂一串優勝,場面深、濶度,內部的精緻感、立體感、能量的密度,以至大爆的衝力、逼力等,一一不缺。至於Bloodstone頭配Triplanar臂一串,有比較之下的確殘忍,就似泄了氣般,扁了!

當然,以上都只是那一盤、兩臂、兩頭、兩唱放、一升壓牛等耦合之下的部份化學作用,大家可根據自己的聲音或音樂口味,又或所收藏的黑膠唱片類型,試試對號入座。或更實際的是,親身帶備自己心愛的唱片到舖頭去,要求他們配出你的口味!更要靚身體驗一下一盤兩臂之靈活性,玩味與滿足感!最後,說不定會令你癲得玩出兩盤兩把聲的格局來。筆者親眼見,玩兩盤兩把聲的格局者,似乎愈來愈多。說到底,一切全在於是否有所追求,花得起又樂意花!

寶劍出鞘,音樂靈魂即時釋放 – Thomas Wang

光悅Koetsu是日本唱頭界的老大哥之一,光悅的名字,是取自400年前日本,德川家康的幕府時代,一位傳奇人物本阿彌光悅(Honami Koetsu),是一位傑出的鑄刀師,光悅唱頭的始創人菅野義信(Sugano Yoshiaki)老先生多才多藝,原來也是一位日本劍的鑄刀師,據說他是本阿彌光悅的後人,用鑄日本刀的精神去製造唱頭,在音響世界內,成品會比金銀珠寶珍貴得多,Rhodonite(薔薇輝石)Platinum和Bloodstone(血石)Platinum是光悅旗艦級的產品,鑄刀師手工藝的結晶,限量中的限量生產,我能有機會試聽,心中實在感到非常榮幸。

早上11時正到達中環亞洲影音,原來川哥和鍾一兄早已到場,未看器材先見到明哥,一位調校LP系統技術精堪的達人級人物,心想,今次發達了,寶劍遇着大劍師,今回必定有好戲看,再看器材組合,不得了,JR Transrotor Tourbillon TMD唱盤,德國Gruensch MCSII+CPSII唱放,Mark Levinson No.52分體式前級,Halcro DM88單聲道後級,Verity Audio Lohengrin IIs揚聲器,線材全用MIT Oracle Matrix系列,絕對高清,絕對零音染的組合,明哥現場解說,Bloodstone Platinum的唱臂是Tri-Planar U12,Rhodonite Platinum就接上Graham Elite,另外還有三萬元級的光悅MC唱頭升壓器,Sim Audio 810LP唱放,今次必定可以聽個夠本。

Bloodstone Platinum與Rhodonite Platinum的售價一樣,規格數值也一樣,日本同級的寶刀對決,今次真考耳朵,我是第三個坐在皇帝位的人,之前川哥和鍾一兄選碟播放,兩顆唱頭的只有輕微的分別,Bloodstone Platinum是偏向圓潤、耐聽的中頻演繹,而Rhodonite Platinum則注重宏偉的3D立體立場,明哥就利用唱臂、升壓牛及唱放的組合,去加強兩頭各自的優點,因此,我們不單只是比較兩顆唱頭,而且還有兩套Phono組合。聽女聲、弦樂,Bloodstone Platinum+Tri-Planar U12臂+光悅MC牛+810LP重現的音質,帶有晚宴式的華麗,盛服出場,明豔照人,魅力四射,試聽《林子祥創作歌集》,一曲「誰能明白我」,感觸良多之情入木不只三分,林子祥100%投進豐富感情去唱,我已完全被感染,再聽劉美君同名專輯《劉美君》,聽「最後一夜」,旋律與曲詞的憂怨意境,任何男性聽到也會動容,沉醉得難以自拔,用Rhodonite Platinum去聽上述兩曲,「最後一夜」的純誘惑魅力削減些少,Disco或Night Club的效果多了,再聽「誰能明白我」,當年錄音製作Reverb過多的缺點,被原原本本、不作修飾顯示出來,不好聽。

經過初步的試聽,兩顆唱頭組合各有所長,若能兩者同時擁有,就真的超Perfect了,硬要作出選擇,魚與熊掌,我還是選了Rhodonite Platinum+Graham Elite+Gruensch MCSII唱放,我本身喜愛運動,動感音樂自然是My Favorite,頭、臂、唱放會照出一切錄音弱點,但我絕不會放過強烈的動態對比,與及宏偉無比的3D音場,聽《Rafael Kubelik Mahler:Symphonie No.5》,用廿萬級的盤臂頭組合去聽,此LP絕對是氣勢迫人,雖是舊錄音,但沒有大缺點,今次落到這超級系統手中,有如照妖鏡般,3D立體感不足,變得有如Mono似的,是完全不會修飾的直率,要揀靚LP來聽,不過我鍾愛這種性格。播放德國GLM的《Quadro Nuevo & NDR Pops Orchestra End of The Rainbow》,Side A Track 1「Que reste-t-il de nos amours」,是稍為慢板的樂曲,整個演奏廳的畫面,深闊的舞臺,完全是穿牆過壁,身材高大的Verity Audio Lohengrin IIs徹底隱形,樂器群組層層叠叠,沒有半點凌亂,分隔得一清二楚,2013年的高水平德國錄音,就有這種令人喜出望外的立體感。

再試一張舊錄音LP Living Stereo《Fritz Reiner:Scheherazade》,由Track 1開始聽,開首弦樂群奏帶有無比張力,緊湊的迫力扣人心弦,到小提琴獨奏一段,雖未是最「艷」,但行雲流水的起狀,環環緊扣,還是令我賞心悅目,表達Sinbad揚帆出海,場面極為壯麗,Track 2「The Story Of The Kalender Prince」,由小提琴、單簧管與豎琴的輕輕細語,到激昂刺激的後段,過程令我屏息,驚人的引力,把我整個人拉進「天方夜譚」的幻境中。聽一張有錢也買不到的原版LP《Belafonte At Carnegie Hall》,最後一Track 「Matilda」是必聽的,現場人山人海,觀眾席層層叠,把Belafonte演出的舞臺三面包圍,超高密度的Sound Stage,令畫面密密麻麻、全無虛位,Belafonte風趣幽默的演出,帶來無盡的歡笑,最後部分,觀眾掌聲雷動,音壓把整個試音室振動起來,盡顯大型系統的威力。用威力驚人的LP系統,播放電結他,就聽《Dire Straits Money For Nothing》,Track 1「Sultan of Swing」,Rock & Roll火力威猛,節奏速度快如過山車,Mark Knopfler的歌及結他,顯得氣力十足,有著汗流浹背的熱力,「隱形結他手」的立體感當然一早已出現,聽到這裹,我認為Rhodonite Platinum組合的全面性,已經遠遠超越二十萬元級的CD數碼訊源,廿一世紀的頂峰LP系統,音質與音效是走在時代的最前端,數碼系統完全無得鬥,Bloodstone Platinum與Rhodonite Platinum雙劍合璧,若可能的話,我個人認為,兩者同樣用Elite唱臂,就可以聽盡現世所有類型音樂,古今中外無所不能,達到Analogue世界中絕對無敵的層面,可能會完美得用過世也說不定。

或許有些鑲滿鑽石的金錶,售價數十萬,名牌效應,有可能只是金玉其外,內裡機械部分實屬一般而已,銷售對像當然是土豪一族,國際知名的限量版名錶,手工絕對精巧無比,製作過程精雕細琢,是有真正實力名人的珍藏,懂得欣賞名錶裡外每一個部分,懂得珍惜一件稀有的藝術品,更懂得尊敬驚世設計師的手工藝,這就是貴氣的品味,同樣地,在音響世界內,名牌效應絕對存在,土豪一族自然會來一件買一件,炫燿身家和欣賞音樂的貴氣品味是兩回事,Rhodonite Platinum和Bloodstone Platinum兩顆唱頭雖然昂貴,但內裡灌注了人世間一切最優美音樂的靈魂,兩者就如絕世寶劍,等待著武藝超群的偉大劍師駕到,當寶劍出鞘,就會散發出令人炫目的攝人光芒,音樂靈魂即時釋放,在聆聽空間裡興奮地舞動,一幕幕音樂演出場面不斷閃現,疑幻疑真,令人沉醉忘我,各位對Rhodonite Platinum和Bloodstone Platinum有興趣的話,究竟你是有錢的土豪,還是實力高強得令我敬佩的偉大劍師?我作為平民,會拭目以待。

玩黑膠如去到盡會令人瘋狂! – 何森

作為一個專業音響評論員,我覺得最困難的工作是要單獨評論一粒唱頭,因為在唱盤+唱臂+唱頭+唱臂接線+唱頭放大器(可再經MC唱頭升壓牛)這條音響鏈中,每一個環節都對最終我聽到的黑膠碟重播聲音具有可大可小的影響力。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是以自己最熟悉的唱盤+唱臂+唱頭+唱臂接線+唱頭放大器+前、後級+揚聲器「參考組合」作參考標準,只換入被測試的唱頭,其他一切不變地進行AB比較,我才有把握捉摸到被測試唱頭的聲音個性與音質表現,否則我只能說出我聽到的聲音是來自整條盤/臂/頭/唱放音響鏈,再加上前、後級和揚聲器的總和,不能妄下結論說我聽到的聲音有多少%是來自唱頭。

今回拉隊到中環「亞洲影視」作群體試聽,主角是兩粒索價各11萬港元的光悅唱頭,但由於要AB比較,店長明哥(具有十多年調校Clearaudio頂級唱盤及其他唱臂、唱頭的豐富經驗)把兩粒頂級光悅唱頭分別裝到Tri-Planar U12及Graham Phantom Elite唱臂上,讓我們可即時AB比較兩粒唱頭的音質。雖然兩粒用不同石材造的光悅唱頭屬同級同價兼內部結構完全相同,但由於Phantom Elite唱臂的售價高達九萬元,比Tri-Planar U12貴近一倍,兼且Phantom Elite連接至Gruensch MCS II+唱頭放大器的接線用了七萬元級的MIT Oracle系列頂級接線,Tri-Planar U12只用原裝臂線,我個人認為裝在Phantom Elite唱臂上的Rhodonite Platinum Diamond唱頭(下稱R),每一瓣表現都明顯優於裝在Tri-Planar U12唱臂上的Bloodstone Platinum Diamond唱頭(下稱B),這樣的AB比較我只能說R組合的音質全面贏B組合,我不肯定是Rhodonite贏Bloodstone,但我敢肯定是Phantom Elite唱臂+MIT Oracle臂線全面砌低Tri-Planar U12唱臂+原裝臂線,因為兩粒光悅唱頭是同價兼同一構造(不同石材對音質的影響分別應該很微)。

今回煮酒的經歷讓我確認了三件事情:

1)索價高達20萬港元的德國Gruensch MCS II+分體式唱頭放大器果然有料到,其全頻分析力(尤其高頻的延伸力)、結像力、音場的深闊空間感、音樂演奏的活生感、動態對比、瞬態響應速度感、拉琴的靈巧細緻與中低頻的收放速度與控制力,均全面優於以價論聲已經相當不俗的Sim Audio 810 LP唱頭放大器+光悅MC唱頭升壓牛。Gruensch MCS II+像大公無私的包青天,能原原本本揭示出每個錄音本來的真面目,不會加入一種自己的聲底(味道),若你喜歡聽加入光悅「和牛」的味道,即等同用了資生堂化粧品為錄音化妝,掩蓋了原來的真面目。若然這種美是人工化的修飾美感,我更愛不經牛直入Gruensch MCS II+的自然美,一切來得更真實自然和直率。一分錢一分貨,這廿萬消費證實值回票價。

2)Graham Phantom Elite絕對是一支「絕世好臂」!明哥說他本人是單點臂用家,Phantom單點臂雖瓣瓣靚聲,唯獨是punch感(衝擊力)不及優質金寶軸承唱臂(如Tri-Planar)。Phantom Elite推翻了上述的傳統觀念,它雖然也是單點臂,但punch感表現有大躍進,今回絕不遜於Tri-Planar !正使用Phantom的玩家請勿去聽Phantom Elite,除非你願意付九萬元買支唱臂,否則這條刺會使你坐立不安!

3)我覺得Graham Phantom Elite唱臂「大幅」拋離Tri-Planar,前者接上的MIT Oracle唱臂線肯定也立下大功。兩粒光悅頭的輸出電平均為0.3 mV(內阻同為5Ω),要把如此低電平的訊號傳送至Gruensch MCS II+唱頭放大器,Tri-Planar的原裝臂線也許遺失了一些訊息,削弱了演奏的活生感,甚至可以說某程度劣化了原來本應極出色的錄音,令音質打了折扣。舉例:播放《DUETS》Side TWO Track 2 “Gone with the wind",我先聽一次B組合(Tri-Planar),然後馬上轉聽R組合(Phantom Elite)。只聽Rob Wasserman彈撥的double bass開頭5秒,R組合馬上秒殺了B組合,絕對無誇張,不信你也可以搵明哥AB比較這張碟這一cut,聽過你便明白。其實聽B組合的double bass彈撥已經相當不俗,收貨有餘,如不AB比較,任何人都會說很好聲,低頻的質與量、樂器件頭感與木頭感皆已殺低很多系統(請留意:Verity Audio Lohengrin II S揚聲器的獨立低音聲箱背板上是裝有一隻直徑15吋的低音單元打向後牆,低頻頗重厚健碩)。AB比較,高下立見。R組合彈奏double bass那種靚只可以用一個字形容:「真」!那種生猛逼真、快而有力的double bass彈撥聲音充滿彈力感,從而把活生感提升至嚇人的程度,閉目傾聽,Rob Wasserman真人在我的左邊面前彈奏,右邊企了一個人在唱歌,無論高企的口形、齒音、腔音、溫濕度與血肉感都是那麼真實,簡直現場一樣!如沒有這對MIT Oracle臂線,我猜Phantom Elite唱臂不能如此大幅拋離Tri-Planar唱臂,可惜Tri-Planar不可換線,無法為它接上MIT。

結論是玩黑膠如去到盡會令人瘋狂!11萬元一粒光悅唱頭肯定已令人嘩然,再加支9萬元的Phantom Elite唱臂,不能不用的是7萬元的MIT Oracle唱臂線,臨門一腳又不能慳,20萬元的Gruensch MCS II+唱放怎能不用?算一算,一頭一臂一線一唱放未計唱盤埋單已47萬元,不好聲就有鬼了!我聽了多張錄音超卓、聽慣聽熟的試音天碟,我聽到的是現代化的高清透明、反應快速、動態對比鮮明、全頻分析力極高的音質。黑膠制式的活生感與闊大的音場感,那種難以言喻的真實感,令所有真的喜歡聽音樂的人會把黑膠當作每天不可少的精神食糧!

Verity Audio Lohengrin II S是一款一高一低均去到盡(15Hz~60KHz)的高分析力型鑑聽級揚聲器,其鋁帶高音單元發出的高頻能量頗強,根本毋須再用任何銀線去提拔高音,今回配線由頭到尾用MIT Oracle系列頂級接線(不含任何銀線成份),取得相輔相成的協同效應,令總合的聲音不會凸顯出過於明亮的炫目式高音,既保留了鋁帶高音的通清精細特色,聽小提琴獨奏片段亦能重現出細緻動聽的音色,發揮出光悅唱頭一貫的柔順悅耳音色;不同之處是今回這粒頂級光悅頭具有新一代光悅唱頭前所未聞的精準快聲分析能力。舉例如播《Belafonte》,那個由頭到尾拍打着伴奏的手鼓,那種緊實短促而具彈力的手鼓聲,我就覺得很真很live,因為我聽過一些名貴唱頭唱這cut的手鼓聲慢了半拍,甚至有種提不起勁的懶洋洋感覺。明哥強調,Lohengrin II S的效率雖高達95dB,但對功放亦相當揀擇。鋁帶高音+15吋大口徑聚丙烯盆低音當然不易服侍,Halcro dm 88 monoblock功放音質清純,無色透明,全頻反應快捷,低頻不偏重厚,高頻不硬不利,音場3D感及通透感表現特佳,與Lohengrin II S合作愉快,兩者演出相當合拍。

總代理:樂燊貿易公司

零售價:HK$110,000(Bloodstone Platinum Diamond)、HK$110,000(Rhodonite Platinum Diamond)

view more articles

About Article Author

Archimedes
Archimedes

View More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