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褲子出身的老闆 – 專訪雅詠音響黃大鳥

將興趣化為事業,對於不少人來說,是一種夢想。但另一方面,「做果行,厭果行」的情況卻時有出現。興趣,可以單純地享受,而化為工作之後,有更多因素需要兼顧,不是所有人都可一直保持熱情。

這次的受訪者,一直視音響為興趣,而且在少年階段就投身音響行業,及後更由打工升級為老闆,對音響的熱愛卻絲毫未有減退。從他對於陳列室器材的調聲執着程度,就知道他的熱情依然強勁。這位主角,就是雅詠音響老闆黃大鳥。

一屋發燒友

和老總到雅詠音響北角海景大廈 B 座的陳列室之前,已經知道是次主角黃大鳥是高燒友,而且是家中所有男士都熱愛音響,事關《Hi Fi 音響》熱門欄目〈專訪發燒友之家〉,早已家訪過大鳥哥的父親和弟弟。而大鳥哥本身,亦收藏了不少經典銘器,這次來到他們的陳列室,之前仍在裝修之中的大試音室,雖然現時仍未達至大鳥哥心目中的最理想狀態,但他已經把一部分私人珍藏帶到這裏展示。

熱愛音響,去到成為收藏家,以及經營音響代理業務,其發燒溫度之高,實在難得。回看他的發燒之路,啟蒙者毫不意外,正是他的父親。而這位父親不但讓他在家玩音響(但不包括弄斷唱針,笑),更要他到音響店,代他聆聽及選購器材。

如此這般,大鳥哥早就和音響店店員交上朋友,音響店亦成為他閒暇時留連忘返的地方,甚至萌生成為音響銷售人員的想法。

工作令他更發燒

「當時是 1993 年,我只有十七歲,連成人身份證也未有。」大鳥哥第一分應徵的音響銷售工作,並非他在業界的起點。他表示,當確定自己意向之後,偶然機會之下,到一家二手音響店去尋求機會。當對方要他說出店內器材的型號時,大鳥哥無需思考就如數家珍,這場面試自然無需繼續下去,直接及格了吧。

當完成面試,對方決對聘用他,他還是如常地到當時位於尖沙嘴海洋中心的 Pro Audio,因為代父試/買機關係,他早已和店內各人成為朋友。他告知這些朋友,自己將會入行成為他們的行家,「阿德,即是之後轉到別超工作那位,他對我說,與其到二手店工作,不如加入我們吧。」就是這個原因,大鳥哥在音響行業的真正起點,就轉換為 Pro Audio。

各位業界前輩每次提到 Pro Audio,總會形容這家公司「盡收天下兵器」,大部分熱門音響品牌,都在這裏找得到。作為發燒友,這個環境其實與天堂無異,對大鳥哥來說,能夠從工作時間到營業時間過後,都可以不停嘗試各種器材、線材配搭,實在樂不可支,發燒之火自然燒得更加旺盛。

大鳥之名

當大鳥哥提到,「我 97 年由尖沙嘴海洋中心,改去中環太子大廈 Pro Audio 做店長。」之時,標緻音響老闆漢哥剛剛來到雅詠陳列室,處理兩家公司一些合作事宜。而原來兩人的合作始於九十年代,只因漢哥也在 Pro Audio 工作過,而且兩人直接在尖沙嘴海洋中心分店共事過,「大鳥」這個暱稱,正是出自漢哥手筆。從此,大家就將原本的 Daniel,以「大鳥」這個更獨特、易記又有個人色彩的名字作稱呼了。

Pro Audio 出過不少業界精英,及後成為不少本地代理商的高層,甚至加入音響廠商。看着不少同事離開 Pro Audio,到這家公司被 KH International(金山集團)所收購,大鳥哥卻仍未有出走意慾。直至店舖由尖沙嘴遷至銅鑼灣時代廣場,並轉營至大眾路線,他認為一直銷售高級音響的自己,是難以適應這種轉變,所以決定申請離職。

大鳥哥不但是 Pro Audio 的重臣,在這家公司中後期撐起營業額,漢哥指出,金山集團收購 Pro Audio 之後,再爭取到 MBL 的代理權。而當年香港近八成的 MBL,都是經大鳥哥手上賣出的。後來金山於 2002 年 9 月決定停止經營 Pro Audio 時,及後再失去 MBL 代理權,只是貨倉內仍積壓住數百萬存貨,大鳥哥以個人身分接手,憑藉他在 Pro Audio 多年內建立的顧客網絡,在家工作,依靠電話通訊,亦能夠在一年左右,把這批存貨全數售出。由此可見,大鳥哥和他的客人有着何等良好關係。

A 字輩

將金山的 MBL 存貨售清之後,他繼續憑着在行內的人脈及熟客支持,成為客人與不同代理的中間人,銷售不同的高級音響品牌,合作的代理之中,就包括漢哥的標緻音響。

一個以個人身分活躍於業界的大鳥哥,在 2004 年更來一個轉變,就是君悅酒店找他合作,於總統套房、酒店旗下的遊艇上音響工程。由於大集團的行政需要,大鳥哥就需要成立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就命名為 Avantgarde Audio(並非 Avantgarde Hong Kong)。

成立公司之後,接下來就是招請員工,「當時是請了兩位同事,不過並未有辦公室,大家都是各自留在家中工作,有需要才召集大家見面。但一段時間之後,同事們認為不能長此下去,在家工作難有高效率。所以我就在海景大廈 A 座租了一個單位(現時雅詠的陳列室和辦公室,都在海景大廈 B 座 10 樓),主力承接影音工程。」

到後來,在工程及零售方面都做出一番成績,就慢慢開展了代理事業。在 2009 年,大鳥哥成立 Aria Audio Limited 雅詠音響有限公司,正是對代理業務的發展。

記憶所及,他曾經提及過,為何總是將自己的公司用「A」開首的字詞去命名之,他解釋,為的是希望自己公司在雜誌的廣告索引、展覽場刊、水牌等位置,都能夠登上最前位置,更容易吸引大家注意。

向 High End 發展

「公司業務發展至今,手上的品牌不少,但其實甚少是我們主動爭取代理或經銷權的,包括現在的 Audio Research,大多是同業朋友所轉介的。」大鳥哥表示,他們曾經和 Audio Research 現時的中國代理醇音音響合作過,然後對方再多次向他尋求其他品牌的合作,不過當時也許是時機未到,所以一直未有再進一步。直到去年,雅詠參加了香港舉行的所有音響展,而醇音亦於去年取得 Audio Research 代理權,故此就找上雅詠,再次洽談合作。剛好雅詠亦希望向 Hi-End 方向發展,結果一拍即合。

結果,加上原先代理的 SoulNote、MC,擴音機的價格結構就變得完整了。提起 Hi-End,雅詠現時代理的品牌之中,西班牙 Fono Acustica 線材可說是超級 Hi-End。「雖然頂級產品需要十幾萬至幾十萬,不過又並非很難賣出去,因為 Fono Acustica 的線材,聲音表現實在太出色了,通常客人好奇想試,之後大多都不願失去它。包括我爸爸,都已經成為了用家。所以,銷情一直都不錯。」

在擴音機、線材都有一線品牌在手,接下來就是開拓揚聲器領域。近年來,Amphion 都是雅詠在被動式揚聲器方面的主力,主動式則有 PSI。今年再加上 Vienna Acoustics,品牌結構同樣越趨完整。

而本身的主力品牌之中,SoulNote 又正在向更高級的市場發展,繼 S-3 SACD/CD 機之後,大鳥哥透露,品牌正朝着前、後級進發,P-3 前級經已公布了,接下來應該是後級了吧?

統一標準

雅詠現時在代理、零售及工程方面,都有長足發展,員工亦有一定數目。大鳥哥特別着重員工培訓,並認為需要統一他們對「好聲」的標準,有了這個標準,才可以更進一步地學習,亦可以更有條理地向客人講解,說服力亦因此而提升。

「有了共識之後,我會讓同事們自己嘗試,給他們整理陳列室,還有足夠時間去配搭、擺位,完成後我們一起聆聽,作出檢討。」他表示,兩聲道和家庭影院都是如此施為,所以,就算是女同事,都有足夠知識與客人討論包括超低音在內的影音技術題目,當然也懂得實際動手去設定超低音。

「現在陳列室的揚聲器擺位,都完全由同事負責,我只作最後驗收。當他們每個人都能夠獨當一面,就能夠為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務,公司也可以運作得更暢順,我的重要程度也亦能夠降低。」 最重要一點,應是他希望令雅詠可以健康地持續發展,而不是過於依賴老闆的能力。同時,放膽給員工發揮,除了有助他/她們成長、提高向心力之外,對顧客的服務水準也有明顯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