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期 煮酒論英雄:Aavik Acoustics U-300

350期 煮酒論英雄:Aavik Acoustics U-300
七月 10 11:51 2017

高濃度Hi-End合併機! -陳海川

廿四萬!就是這全新Hi-End音響公司的第一口叫價,U-300正是Aavik首件,亦是目前唯一一件作品。表面睇,這合併機似乎既無名氣、亦無兩三匹窗口式冷氣般呎碼,更無土豪金造型足以炫耀,何解敢叫價廿萬以上!全在於技術實力、經驗加信心,更有在Hi-End音響界領域上的彪炳戰績作後盾。

絕非音響新手

Aavik這名字雖新鮮,但其背後的搞手絕非音響新手,而係Raidho Acoustics總栽兼總設計師Michael Borresen。如仍要問Michael Borresen有啥厲害?現在就話你知,當Raidho還未成立前,Michael已從事相關工作好一段日子,主攻單元研發,販賣自家的技術與設計。

創立Raidho以後,理所當然地從設計到製作都自家一手包辨,出產純人手製作之Hi-End喇叭成品。憑Ceramix「氧化鋁陶瓷」、Diamond「鑽石」中音與低音,以及密封式鋁帶高音等自家製單元,名揚Hi-End界。這家成立於千禧年之後的喇叭廠,今日已是Hi-End喇叭界炙手可熱的一員。

當Raidho喇叭站穩陣腳,在Hi-End喇叭壇取得一席位之後,Michael並未就此靜下來,先是將Raidho的部份頂級技術下放到Michael所主持的另一品牌,Scansonic的MB系列身上,某程度上Scansonic的MB系列,就如大眾化消費版的Raidho喇叭。此外,說是進取、野心,又或停不下來要向各方面發展也好,先於二零一三年期間創立Hi-End級的發燒線及輔件品牌Ansuz Acoustics,接著再向Hi-End級電子產品進發展,成立Aavik Acoustics。

說到電子產品,肯定大家即時聯想起甚麼CD機、解碼器、唱放、前後級……等一大堆。但打從一開始,Michael的概念就是動人的聲音,再結合化繁為簡約的格局。最終,Aavik的首件產品U-300擴音機現身,它將多種功能簡約化程度之高,能力之強,確係叫人既意外又驚喜!

十件八件不嫌多

傳統Hi-End格局,正是十件八件不嫌多!CD機加解碼器可以是兩件到三四件,唱放則由一件到三四件,兩聲道前級或後級分拆成四件亦不罕見,就此搞出十件八件一套確實無難度!但Michael的Hi-End方向卻是顛覆傳統而行,將十件八件來個一件化,且並非龐然巨物,在這價位上實屬罕有,也確實冒險!

少一分自信或勇氣,想也難以成事。當然,主要仍有賴設計者的技術實力夠厚,與此同時,科技與元件的進步亦幫上一大把。

毫無疑問,All in one就是對U-300最直接又淺白之形容,但All in one也有高手或低手,有所追求或純粹妥協之分!當然,若U-300乃低手兼純粹妥協之作,今回又豈會花上大量篇幅去談論。其談論價值除在於其功能與表現外,其實亦在於它為All in one套上前所未有的Hi-End身份。當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會認同Aavik這下顛覆,想Michael亦不至妄想能夠說服所有人接受他的一套想法,但總需要有先鋒、有遠見者踏出第一步。

顛覆傳統從來需要勇氣,若然所有人只求保險的話,恐怕我們仍停留在策馬或乘馬車、聽留聲機的日子!

All in one

Aavik U-300的All in one概念,雖未至於將大膽得將CD拾訊機械亦放進去,但現今至通行的音源,它都能夠一一應付。U-300體內既擁有對應黑膠的RIAA唱放,亦有多達五組數碼連接埠,包括兩組RCA同軸SPDIF(24bit/192kHz)、兩組Toslink光纖(24bit/96kHz)、一組USB異步(24bit/192kHz)。另有三組RCA 端子的Line輸入。

這身裝備,看來該可滿足市面上絕大部份的模擬或數碼音源所需,管你有齊黑膠唱盤、CD轉盤、CD或SACD光碟播放器、iPod/iPhone Dock、音樂數碼流播放器等音源,需要同時接上同一重播系統,亦仍未用盡U-300的輸入裝置。

回魂翻生的彈力

U-300這身前衛造型,加上配備多組數碼輸入,不免令人懷疑其主要對象是主攻聽/玩數碼音響檔CAS的一代!查實,Michael投放最多心力,親自操刀設計的主要是唱放及Line-amp前級放大部份。

若然你為Michael如此看重唱放電路而感奇怪,甚或視之為老派取向,那你確實已經落後於形勢了!今日玩黑膠的生力軍,其實亦是玩CAS的一代,他們大都已遠離黑膠一段長時間,或對之已印象模糊,甚或根本未經歷過黑膠,對他們而言,黑膠甚至比CAS更新奇。當有機會感受過黑膠那挖出來,綿延不絕的音樂味、人性與情緒之後,瞬即點著!

情況一如現在去購買二手菲林相機,玩菲林攝影的一羣,很大比例是未親身經歷過菲林世代的新生代,同樣是一經接觸,才發現菲林是另一個世界,其人性及藝術感覺,都是不能以像素或分析去量度的事情。

處身音響圈,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黑膠回魂翻生的彈力,明顯比菲林攝影強得多!

精品唱放

不是等閒的內置附屬電路,而係一開始就相當重視,以非常嚴謹態度去設計,並由Michael親自操刀。一套以超低噪雙極式晶體管為基礎,浮動的平衡式格局RIAA唱放電路。本質上,MC「動圈」唱頭就是浮動且平衡的訊號發生器,故他們就以浮動的平衡式架構,貫穿整個唱放電路。

浮動輸入電路有利於配合超低噪雙極型晶體管,再通過並聯多對晶體管,成就一個異常寧靜,背景噪音水平低至幾近死寂的輸入級,必有助深挖黑膠上的音樂細節。這唱放電路具有63dB增益,負載調節範圍由50Ω至5kΩ,由-80dB至-0dB,一共分為十七級負載選擇,足以對應MM或MC唱頭所需。

高度重視的前級部份

跟唱放一樣受到Michael高度重視的前級部份,U-300採取獨特的倒置、虛擬GND放大器佈局,主要作用是壓低雜噪,以維持一個安靜、沉黑的背景,讓音樂中最精細的訊息不至被遮蓋。Line stage上,可替各輸入進行獨立增益設定,分別為3、6或12dB,用以對應輸出電平高低不一的不同音源。

音量調節方面,身價廿多萬的貨色,又豈會採用至大路的可變電阻器,U-300以一組固定阻值之電阻器,組成(R2R)階梯級式電路,提供一套共80級,每級1dB之音控裝置。

不數碼的解碼

U-300各數碼輸入背後之數碼電路,是一套包含最佳的超高頻工作訊號處理能力之元件。電路板之設計,元件之位置編排及鑲嵌,全都經過周詳考慮。四層式印刷電路板架構,當中的走線以超短行程及時間修正為先,確保數碼電路上差動式運作的訊號百分百準確運行。附設超低時脈誤差的時鐘訊號產生器,得以將數碼轉模擬之間的時差降低。

為求數碼電路工作穩定,免卻相互干擾,電路上共設有十三組獨立且相互隔離的高供電波動抑制率(Power supply ripple rejection ratio)之穩壓。此外,USB輸入之供電想當然再獨立開來,以隔離由網絡硬碟、路由器或電腦主機一邊而來的電噪污染。

所有進入U-300的音頻數碼訊號,一律先經ASRC電路進行重新取樣,劃一轉成24bit/200kHz之PCM格式訊號之後,再送到DAC晶片去進行數碼轉模擬之解碼程序。最後交到浮動兼虛擬GND佈局之模擬放大電路,進行電流轉電壓後,才交到前級電路。

據了解,解碼器之電路設計、技術運用及元件選擇的著眼點,不單在於數碼轉模擬工作之穩定精確,亦在於撇取數碼聲,使聲音具模擬味道!

不單只解碼不數碼之下令音樂味更濃,其後級部份以D類(Class D)放大器之身,亦竟然無一丁點純理性的冷感,亦可謂出乎意料之外!

U-300選用了由丹麥Pascal出品,最新一代的D類放大器,一如數月前Michael探訪本社時所形容,今一代優質D類放大器的聲音質素,已遠超十多年前的同類產品。曾幾何時,D類放大器以非常小巧而有驚人之高輸出,亦高效率而低熱量見稱,在專業音響或家庭影院環繞聲產品上簡直如魚得水。但因其如先天般的純理性冷感,一直未能成功打入純音響發燒界。

然而,今回不知單單是Pascal這D類放大模組了得?還是加上Michael運用得宜?總言之,如不說明,單憑聲音根本猜不到它是D類之身。當然,見U-300之呎碼(高100x闊440x深370mm),而竟然每聲道輸出功率竟高達300瓦/8Ω、600瓦/4Ω,不言而喻,必屬D類放大器。

耳朵收貨為實,管它是A、B、C、D任何一類,有特色、有賣點兼好聲就是!

Hi-End合併機之未來

合併機就等同慳錢、省空間、妥協、次等、不Hi-End這說法,其實早已不能成立,正如Dan D’Agostino Momentum合併機、darTZeel CTH-8550合併機、Soulution 530合併機,又或Audio Note Ongaku膽合併機,難道有人敢說它們次等或不Hi-End嗎?

無疑,玩Hi-End合併機實屬小眾,因大多數人乃在計算,Hi-End合併機的洗費,實可抵得上,甚或有過之於一套發燒的前後級。又如使用Soulution 530或Audio Note Ongaku亦談不上特別省空間,故玩Hi-End合併機絕對係有態度有品味之選擇。

動機為本

至於今篇主角U-300,雖則亦是合併機,但其背境及理念明顯有別於剛才提到的幾款。U-300雖為Aavik處女作,但不因為是第一件作品,故抱著入門產品的方向去設計、研發,而先搞出一件合併機來。基礎概念上,U-300仍是的前/後級、唱放、解碼器等一系列器材,但敢於出格,跳出舊有框框的Aavik主事人Michael Borresen,在其勇於革新的態度下認為,該把上述各器材的機能,各項先進功能、部件,整合到同一機箱之內。其動機不在慳錢或省空間,而係他無法接受因各個器材分成多個大小箱,而引致如長蛇陣的多程長距離導線。

50Ω阻抗特性接線

其目的明顯不過,就是要盡量縮短各單位的距離,即縮短訊號行程,亦即盡可能減短各單位之間的接線長度,從而大大減少遭外來電波雜訊干擾、污染的機率。再者,訊號於長距離行程與多次接駁之間,電流損耗失真必不可免。

當中的手段,除透過將各機能整合成單一而緊湊的高性能器材外,就連訊號通道上的導線亦統一過來,劃一採用50Ω阻抗特性接線,這個跟導體質素及導線之幾何結構同樣舉足輕重,可確保從一點到另一點之間,通過不同接口之後,仍保持以相同特性對話,消除訊息傳遞誤差所引致之失真。

從本質從裡到外都綜合統一過來,U-300之名的確名正言順,其型號之U字正是Unity「統合」之義,而300則代表其輸出功率,每聲道三百瓦(8Ω)。

需要相當勇氣

Michael Borresen既是Aavik Acoustics主事人,亦為Raidho Acoustics喇叭之總栽兼總設計師。從他勇於為 Raidho喇叭開拓、研製自家手工單元,已可見其不甘於因循守舊,才有Ceramix「氧化鋁陶瓷」、Diamond「鑽石」中音與低音或密封式鋁帶高音等自家製單元,才有U-300。

Michael之膽色過人,除見諸他敢於挑戰傳統,將各器材整合成單一件高性能器材外,引入D類放大器,要令純音響發燒友對D類放大器改觀,確實需要相當勇氣!但正如Michael所言,今一代優質D類放大器跟十數年前的一代相比,音質已遠勝當年,於U-300身上,的確再無當年快勁得來一板一眼的「木獨」!更是無論擲入數碼或模擬訊號,通過U-300所聽到的都帶有模擬味,最重要是,並非假扮模擬音色的刻意柔、軟、甜、暖效果,而係無分黑膠或CD,模擬或數碼訊息,同樣見爽快清明之間不帶冷感,加上背景異常寧靜之下所營造的出色立體感,不得不對D類放大器重新估計!

背景寧靜該是U-300的主旋律,因靜而更顯露出更多弱音細節,繼而更見立體,亦令Michael一心炮製的模擬味更形突出。U-300之所以靜,除因為合併格局及講究主要內部接線外,前級採取低增益,以及在供電處理上,亦有其獨特手段。

雖然廠方並無列出技術數字,但其前級部份確採取較一般為低之增益比率,故全程(-80dB)音量調節,大都起碼要扭至(-20dB)的水平才夠聲,某些音樂甚或要扭大至(-10dB)水平,亦即相當貼近整個音控行程的上限(最大聲)。

前級增益偏低,好處在於雜噪被放大的比率亦低,但很大機會影響動態,或多或少跟採用無源前級的效果近似,但優點是聲音較醇淨。U-300的前級部份並非無源,僅低增益,卻已取得其低雜噪好處之同時,又不用太過犧牲動態,況且後頭還有高輸出且反應快速的D類功放支援。

▲複合式重型箱體結構,具有防止電磁波入侵及調控共震之效

 

虛擬接地放大器

無論前級或解碼電路的模擬放大,皆採取一套Virtual GND Amp「虛擬接地放大器」架構,架構上有多少跟Bal-Amp平衡放大近似,平衡放大每聲道以兩套放大電路,各負責一相訊號,而Virtual GND Amp同樣有兩份放大電路,但其中一份完全不帶音響訊號只用作接地,用以將整個接地網絡跟喇叭分隔開,成本雖高,但相互干擾少,訊噪比高,即更寧靜。此外,在電源處理上,據講U-300引入了姊妹廠Ansuz Acoustics排插Maniz的抑噪技術。

可以講,差不多每一重,每一單位都針對性去著手處理雜訊,故U-300的確靜得有理!

透出一份沉著氣度

望著U-300一身經陽極氧化及磨砂碳黑塗層處理的厚鋁箱體,的確透出一份沉著氣度。以一個超大碼的重型鋁質旋鈕為焦點,旋鈕兩旁以弧形的斜面襯托,再於機頂正中由前到後如旋鈕之伸延,就似露出部份圓柱之造型,加上機箱側兩排的散熱孔,睇起來就似一台充滿力量的水平對向引擎。聲音特性上,U-300亦表現出沉著踏實,不帶攻擊性,但又絕不手軟腳軟!有手起刀落之快勁,卻不賣蠻勁!見冷靜分析,卻絕不呆板!當然,最大賣點在於寧靜沉黑背景下細膩又立體的音像。

▲NSC抑噪技術

 

場面可觀的錄音

面對不同的喇叭,不管是關係密切的Raidho喇叭D-2,抑或兩款不同規模的Wilson Audio喇叭Sasha及Sabrina,U-300皆稱職地帶出各喇叭的特質。筆者認為,至過癮者莫過於播出《Four Drummers Drumming‧Seven Drums In Seven Four》或《Ravel‧Boléro》這種場面可觀的錄音。

當U-300推動D-2,我聽到又睇到一個帶多少鑑聽味且立體透視感一流的音響畫面,更是當配上姊妹廠Ansuz Acoustics的Speakz Diamond喇叭線之下,效果最細緻。轉推Sasha,場面即時刺激得多,但論精緻度還是夾D-2之下更為突出。

▲丹麥Pascal出品,最新一代的D類放大模組

 

模擬化亦音樂化

其實也有點矛盾,我既欣賞U-300推D-2的精緻,但亦相當受落推Sasha的激情與重量,似有多少貪心,但現實點想一想,U-300推D-2在四百五十方呎大房中有此表現,若轉到現實家居中百來二百方呎情況的話,D-2應可扳回不少能量衝力及重量感。精巧的U-300配修身的D-2,確係襯到絕的Hi-End精品組合。

同樣以《Four Drummers Drumming‧Seven Drums In Seven Four》或《Ravel‧Boléro》作準,以AA Drive II轉盤直駁U-300,跟剛才經AA Tube DAC II MKII解碼後模擬輸入作比較,合併於U-300之內的解碼電路,果然寧靜又模擬化,無一丁點機械冷感、寡薄、乾澀,既模擬化亦音樂化。以聲論聲,可謂無投訴,以一份藏於合併機內的數碼電路而言,更是超班,論寧靜度,它肯定勝過不少身價十萬八萬的獨立解碼。但要數最令我驚訝的寧靜,還看U-300的唱放。

▲唱放電路

 

驚訝

果然是Michael主腦兼設計師至著緊的一環,這唱放之寧靜沉黑背景,乾淨得叫人驚訝!開初確令我不太習慣兼擔憂,再細聽之下証實他並無連音樂細節也掃掉,即放下擔憂,透過黑膠再進一步去聆聽U-300。

仍然繼續以畫面構造、立體感及場面感為題去考驗U-300,找來《天方夜譚》、《匈牙利狂想曲》及《爵士當舖》。寧靜沉黑的背景下,三黑膠的場面皆立體無比,將背景雜訊去得乾乾淨淨之同時,最緊要是,並沒有連帶由弱音細節而來的音樂味一併去掉。否則,就如倒去沖涼盆水之時,連盆內的嬰孩也倒掉般大件事!

以U-300推D-2《爵士當舖》,因訊息量豐而細緻,爵士樂味與現場氣氛濃而不膩,空間透視感佳,色士風及單簧管爽快之中不失味道,鋼琴的現場加即興動感亦無流失,低音提琴彈撥韌勁與線條俱存,鐵琴遊走於虛實之間的音色更是相當迷人,三喇叭中以之最合我口味。

至於《匈牙利狂想曲》,當以U-300推Sasha來得最有癮頭,較之於D-2或Sabrina,於低音上雖然有多少臃腫,但勝在場面感佳且大氣度,台型份量十足,即優點蓋過缺點。而Sabrina則以靈巧生猛的《天方夜譚》越級挑戰D-2及Sasha之下爭回不少分數!如此水準且寧靜極之唱放,若抽出來獨立銷售,該又是十萬上下的消費。

▲從功放電路至輸出之間全採用Ansuz Acoustics喇叭線

 

有新意又有驚喜

作為一部擴音機,在四百五十方呎的大房中,面對三款喇叭,能夠推出各有所長的效果,U-300的確了得!鑒於其二十四萬之身,本應只算稱職,未敢說之超班,但當再套上亦是一件寧靜、細緻又模擬味濃的解碼,以及雜噪低到無倫的唱放等兩重身份,加上它有著D類功放高輸出功率而小巧的優點之同時,卻又絕對是我所聽過最音樂化的D類功放,U-300確係一件有新意又有驚喜的精品。

勝算高企

想當然,D類就是D類,不會是A類的濃郁,也不會是AB類那份重量加攻擊力。但只要你份外重視乾淨、寧靜加立體效果,亦懂得欣賞快而不躁,且更見音樂味之最新一代D類功放,亦認為系統愈精簡就愈精彩的話,U-300絕對不容錯過!若有人說以同等消費,甚至再加十萬八萬,去另配一套一件又一件的非合併系統,而必定能夠勝過U-300,我確實懷疑!一件又一件的非合併系統,論佔用空間之多已是一大差異,就是單單講寧靜、細緻加立體,U-300仍勝算高企!

▲50歐姆接線及接頭(1)

 

聽黑膠「一部」到位快靚正 -何森

首先要比試的,是U-300內置的24bit/192KHz解碼器與大房參考用的AA TUBE DACII MKII解碼器的音質差別(兩者的訊源同為AA Drive II CD轉盤),我全程用Sasha鑑聽。聽了多張我熟悉的CD,我覺得U-300內置解碼器的音質值得一讚,確實不俗,如不即場跟AA解碼AB比較,一般樂迷肯定已收貨。整體表現有板有眼,無論是分析力、動態對比、瞬變速度、3D音場空間感(音像小聚焦sharp,令音樂廳hall effect相對更強烈)、弦樂的柔韌性、人聲的溫暖感與感情、高中低頻的平衡度與那種不帶任何「重口味」的正確樂聲重整能力,一切皆不偏不倚,表現正路而沒有局部誇大與扭曲。純粹從聽音樂的角度去評,以U-300內置的解碼器聽CD已可享受各類型音樂的應有表現。聲音自然,不會誇張某種音效表現,亦不存在任何偏乾硬、薄削、機械式或冷膜無情的數碼味,我覺得好聽、耐聽,但不炫技、不造作。

▲50歐姆接線及接頭(2)

 

AB比較總是殘酷的,改聽AA解碼器,整體聲音表現高至少兩班,每一個環節都有明顯的提升,如歌者咬字尾音的清晰度、人聲的飽滿質感(肉地)、鋼琴的清脆顆粒感與高頻的泛音、各種大小樂器音像的實體感、金屬樂器(如cymbal、小號、口琴、鋼弦結他)的金屬質感、低頻的分析力與凝聚力、整體音樂的動態活躍感等等,一切都是聽AA解碼器明顯更優異。結果同時反映出,利用全套AA分體CD組合為音源,把U-300單獨視作一台Hi End級合併式擴音機,其音質表現肯定可列為優質產品,聲音走高度準確自然路綫。

我不喜歡慢條斯理、過於淡定,總是提不起勁,以一個不積極的態度去演奏音樂的「舒服聲」擴音機,更討厭那些一味粗枝大葉、不解溫柔的深山大野人式「粗獷」型擴音機。不論平貴,不管你喜歡哪類音樂,我認為擴音機的第五元素是音樂必須具有一種令人聽後感到興奮雀躍的活潑生動感,亦即是令音樂復活的靈魂。我說的「復活」是生生猛猛,精神奕奕,健康狀態良好的「活」;並非反應慢半拍、懶洋洋、提不起勁或呈病態的活。U-300沒有吃掉AA分體CD組合的活潑生動感,讓我聽到節奏明快、生動活潑的音樂動感,無論是夥拍Chet Atkins(60年代電結他大師)演奏Beatles多首名曲的樂隊鼓手(Charlie McCoy吹奏的口琴生動到極)、彈奏格里傑/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協奏曲(1961年錄音)的Arthur Rubinstein、抑或演奏「加料版四季」的挪威室樂團,我都能充分感受到音樂生氣勃勃的活潑動感。U-300雖然沒有震撼性的動態迫力感,但其明快的節拍、坦率直接的音樂語言,簡單直接地表達出音樂的快與慢、動與靜對比,沒有吞吞吐吐,也沒有拖泥帶水,唯一美中不足是U-300未能高速控制Sasha身上的兩隻8吋低音單元的活塞動作,偶爾會出現輕微失控。換推只得一隻8吋低音單元的Sabrina (代理耀哥說它是細碼的Alexia,聲底一樣),便再沒有出現低頻輕微失控的情形了。實驗證明,U-300不宜配大口徑低音單元揚聲器,8吋乃上限,一隻就最好推兼易控制其起與停動作。如多過一隻低音單元,上限為兩隻6吋半輕盆,忌配低音「難服侍」的重盆大食喇叭,此刻我很想聽U-300推Raidho C1.1或D-1的效果。

▲唱放負載值顯示模式

 

雖然U-300不賣排山倒海式的低音爆炸力,也沒有拖土機式的推動力,但U-300的tonal balance是屬於低頻豐滿一族,準買家完全不必擔心其低音薄或吊腳,我十分肯定其低頻沒有先天不足的問題,配二路書架喇叭更能增強低頻的量感。

U-300不是用來爆破的轟炸機,用來聽歌就好到極。重播《Best Audiophile Voices》xrcd2,15位出色的女歌者各有各的獨一無二金嗓子與唱腔,那些「重口味」(人聲個性強烈)的擴音機是不可能清清楚楚、準確地表現出15把女聲(與錄音)不同之處;U-300則可以做得到,U-300沒有加入自己的「聲底」,讓我能清楚聽出15把女聲各有不同的嗓子與唱腔,加上咬字清晰準確,鍾一笑說用U-300可以「聽歌學英文」!那些粗枝大葉的擴音機演繹上述的女聲也許會全部變成「豪放女」;那些人聲偏柔軟的擴音機播Eva Cassidy唱的 “Ain’t No Sunshine"肯定或多或少會削弱Eva的激情與心中那團火!U-300能準確重現出各位女歌者的抑揚頓挫與提氣升key動態,令歌聲能傳情達意,無論柔情(Carol Kidd)或激情(Eva)都能一一如實重現,從未聽過Class D合併式擴音機重播女聲如此準確傳神,充滿人性,U-300不愧為新一代Class D合併式擴音機的代表作。

▲唱放或LINE輸入之增益顯示模式(高)

 

燈登燈櫈,最後出場是黑膠碟。聽《Belafonte》、《奶媽》、《Duets》、《Rhapsodies》…。U-300內置的唱頭放大器絕對有料到,黑膠聲的親切感更濃,聲音的質感與密度感更高,音場更深更闊,空間感的伸展力無疑更勝剛才聽的CD !U-300的用家如不聽黑膠碟肯定是一種不可原諒的浪費。不是說它贏了甚麼名牌唱放,我只想讚一讚Michael,受制於擴音機內僅有的小小空間,一份小小的唱放電路(用雙極晶體管放大,不用IC)能有如此出色的黑膠碟重播效果,可說是刀仔鋸大樹,小兵立大功!

有地方放置分體式解碼器、MC唱頭放大器、前級放大器及功率放大器的發燒友也許不會考慮買一件U-300,但U-300勝在「一部」到位兼沒有重口味音染,若要我「捱」一套有病的四件分體式「重口味」組合,我會毫不猶豫選用U-300推Wilson Audio Sabrina !況且今日香港人普遍的居住空間有限,聆聽空間大多約200平方呎,聆聽音量亦不能過高,否則撞聲太強,享受變難受,在有限的聆聽空間裡以一台U-300配一對體積等同或小於Sabrina的座地或書架式揚聲器,近距離以舒適的音量品賞LP,簡單輕鬆地享受音樂乃一樂也!

▲唱放或LINE輸入之增益顯示模式(低)

 

聽音樂的良伴 – 鍾一

推門進入本刊試音室,總編已正襟危坐於皇帝位之上,聆聽著Aavik Acoustics U-300,這一刻推動的揚聲器還是Wilson Audio Sasha W/P。一段音樂播唱完畢,他讓座給我,我連忙放入自己熟悉的柴記《18 Pieces》(Pletnev彈奏)到AA轉盤內。開聲之前,老實說我對Aavik Acoustics這個名字是完全陌生,只知是來自丹麥,亦未有參考過U-300的規格和相關資料,就是坐下來便豎直雙耳聽;初時還擔心一體式,機箱細小的U-300重播鋼琴錄音,音色會欠缺厚度,唔夠肉,當聽完第一節《即興曲》之後,清楚感受到它高音密度足夠,聲音結像紮實、穩定又飽滿,音質偏向圓潤,同時亦維持極高的透明度。

繼續逐首小品聽下去,我必須特別強調U-300所詮釋的偏快板樂節,如第三、四《溫柔的責備》、《性格舞曲》,中低音是緊湊,音色依然潤滑有致,兼且有絕佳的分隔度,密集的低音鍵不斷進逼,能量不斷提升,顯現的張力非凡。我一口氣將十八首鋼琴小品聽了一半,停下來,立即用iPad登入Aavik Acoustics網頁查找一些規格資料。

▲唱放或LINE輸入之增益顯示模式(中)

 

U-300的機箱體積,如果跟時下「大件頭」擴音機比較,屬於纖巧一類,它每聲道的輸出功率高達300 W(8Ω)、600 W(4Ω),心想:沒可能吧!接著總編補充,U-300是採用Class D放大模組,更是Aavik Acoustics推出的首件產品。說到Aavik Acoustics,原來是Raidho Acoustics的子公司,聯手合作設計此合併機的還有Ansuz Acoustics(專門研發高級接線產品,老闆同樣是Raidho的Michael Borresen)。不諱言,一向對Class D放大技術有所保留,從Hi End角度觀之,總覺得它音質厚度不足,推動力一般,因此印象不佳。今天,U-300的而且確讓我有一個全新體驗,聽鋼琴可以收貨,照道理其餘人聲、弦樂等都應該沒有問題吧,這個容後再談。

U-300的設計理念,充滿著Scandinavian北歐簡約氣息,強調機身外觀與體積,更主張「一件過」,除了擴音系統,它還內置獨立的DAC(24bit/192kHz),數碼訊號可以直接輸入(包括USB重播電腦音樂檔);此外,「盤臂頭」模擬系統用的RIAA唱頭放大亦包含其中,總之一部U-300就集合了數碼和模擬放大功能。U即是Unity,減省機箱擺放空間,又可減少訊號線、電源線數量,慳一筆金錢之外,由於訊號傳輸距離縮短,失真及雜訊下降,聲音表現上亦大有裨益。

U-300的價錢一點都不便宜,但卻有可能與「超值」劃上等號,請先不要斷然否定,物超所值真的就是我試聽完這合併機後,第一個感想。我知道許多讀者一定不以為然,一部港幣二十多萬的合併機,怎麼可能稱得上超值?請聽我以下的分析。

▲音量顯示模式

 

首先,一如剛才提及的,U-300內置DAC解碼器,還有RIAA唱頭放大線路,如果將DAC及唱放分開逐件買回來(還有訊號線和電源線),隨時價錢會更昂貴;令人最關注的問題,必然是這兩組內置的解碼及唱放部分,聲音水準是否夠班,重播效果是否悅耳。預先告訴大家,如果有人認為此兩部分乃U-300的附加設施,當附屬品送的話,就大錯特錯了,我的評語是:喜出望外,聽得出是用心策劃,好聲之作。

另外,整部U-300的機身造工,精美程度堪稱一絕,然而外觀設計則偏向低調,啞黑色的機殼,讓人有一分穩重感覺。面板上視覺的焦點,當然是正中間那個大型旋鈕,不僅是負責擴音機的音量增減,配合頂部三粒小按掣,更可以做出全機眾多的設定,例如輸入選擇,line的增益,唱放部分的唱頭輸入阻抗負載/增益等,一面扭,一面閃出不同顏色的LED細小燈號,將傳統繁複沒趣的設定程序,變得清晰又簡易,而且滿有色彩感。調校會很複雜嗎?可以放心,U-300的說明書裡有清楚詳細解說,用家一看便明白。

說到U-300的真正聲音表現,我想首先談談它的力水與控制揚聲器的能力,我不會形容它為力拔山河,或者扯之不盡,讓發燒友可以狂爆,此實有違U-300的設計原意;如果在細一點的聆聽空間,約200平方呎,推動一對中高效率,總之不是怪獸級大食揚聲器,播唱一般的錄音,甚至爆棚樂段,相信U-300都猶有餘裕。試聽過程中,起初推動Sasha W/P,扭大音量播Sheffield Lab抽鼓,又甚至RR「紅魔鬼」,U-300偶然出現力有不逮的情況,特別是低頻的下潛與速度,好像有些潛不夠深,節奏接不上軌的感覺。問題是跟Sasha的匹配性吧,我舉手要求換另一對喇叭試試,環顧試音室多款大小揚聲器,猜想可以匹配U-300的應該是Raidho,或者Wilson的新成員Sabrina。

我選了Sabrina,原因是U-300推Raidho喇叭,同一個老闆,是想當然一定好聲,我寧願嘗試接上另一種個性的揚聲器,讓我可以更透徹了解此擴音機的聲音底蘊和特性。搬開Sasha是一件隆重事,非兩個壯男不成,把Sabrina放到差不多位置,再擺位,卻是輕而易舉,輕鬆得多。接好喇叭線,給Sabrina二十分鐘熱身(代理早已煲到熟透),坐回皇帝位落足耳一聽,比推Sasha正常而且好很多吧,唯獨是高音部分,清脆程度和擴散,Sabrina的軟膜高音跟舊款Sasha的鈦金屬高音相比,初時總覺有點若有所失。幸而,U-300高頻去得盡,加上通透、清晰、爽朗個性,確切滿足我一雙聽慣鈦金屬單元的耳朵。Sabrina的靈敏度(87dB)其實比Sasha(91dB)還要低一點,也許是聲箱細得多,而且推一只8吋低音單元,總比推兩只容易。

說了大半天,到底U-300接上Sabrina,聲音表現如何?聽CD用它內置解碼器,播LP用它內置RIAA唱放,好聲嗎?首先令我印象最深刻者,就是U-300的音色,是其最引人入勝之處,它甚至可以令一眾具有豐富聆聽經驗的樂迷和發燒友收貨。先說CD,聽Living Stereo經典錄音:理察·史特勞斯《英雄的一生》(萊納/芝加哥交響樂團),特意挑選「英雄的伴侶」,這樂章中有旋律妙絕的小提琴獨奏(上星期聽完HK Phil演出,要特別讚揚樂團首席王敬),U-300播來是柔順平滑、夠厚度、演繹是帶點含蓄,令我一聽上癮,整個樂章十二分鐘,轉眼已經播唱完,音色太妙了;再說,樂曲中銅管樂聲開揚通透,有厚度,沒有壓縮感,播得非常出色,想encore,不行,時間有限,還有很多錄音排住隊要聽。

至於播人聲,又是U-300另一強項,以「藍雨褸」為例,人聲、配樂的音色與定位都靚得驚人,甚至Jennifer Warnes唱出的每字每句,吐字發音都是一清二楚,沒有半點偷工減料之嫌(足以幫助大家聽歌學英文),此乃U-300重播人聲時表達那種獨有的實在感覺,那種英文稱為texture,而中文稱為質感的東西,我在過去試聽過無數表現出色的合併機,它們各有所長處不在話下,但說到重現質感的本領,U-300還是屬於幾款最標青的其中一部。

聽LP,是我這次試聽U-300過程中,最覺驚喜部分,先旨聲明,並非鍾一是黑膠迷所以特別喜歡,而是合併機內置的唱放線路,播唱LP時,是活潑生動,動感十足,聽不到有某些「整色整水」唱放的催情作用,音色非常自然,兼且高至低頻整個頻段平均,肯定這個RIAA唱放線路是有料之作。放一張The Weavers的Carnegie Hall現場錄音,背景漆黑寧靜,增益足夠(62dB,就算Air Tight PC-1都夠gain),人聲質感極佳(比CD高班),Pete Seeger聲音逼真兼通透,到全場大合唱,U-300推Sabrina展現音場的結像力和闊度,可以媲美任何經典擴音機製作。繼續聽「奶媽」、「當鋪」、「Belafonte」、「Duets」……聲底方面我會用清麗脫俗來形容,設計有其一種獨特的音色,細緻、溫文、優雅,是一種典雅的歐洲聲。

結論:誰人需要一部二十四萬的合併機,以此價位,你可以買獨立前後級有排玩,個人認為,U-300適合那些真正喜歡聽音樂,對聲音有要求,而又害怕搞hi-fi的朋友。

聽各類型音樂皆能應付自如 – Thomas Wang

何謂Hi-End音響組合?認為越貴越好、件頭越多越好的朋友請舉手,查實,Hi-End器材,高價位是必然的,要貴價亦要件頭多,講排場的闊佬發燒友大有人在,我個人來說,並不會拘泥於甚麼都是分體式設計,再者,自己聆聽空間絕對有限,件頭越多,多年經驗之談,對音質的負面影響就會越大,「多隻香爐多隻鬼」的道理,不知大家會否認同。Hi-End的合併機,在本港地區,確實是貴貴都有人買,簡單的利用優質訊源和合併式功放,再加一對合適的揚聲器,在有限的環境空間內,是走向好聲的大路。Michael Borresen,Raidho Acoustics的總裁及總設計師,與拍檔Lars Kristensen創立了另一新品牌,名為Aavik Acoustics,第一部產品就是U-300合併機,一部售價達到廿四萬的絕對Hi-End合併機,配合Raidho新X3揚聲器,在慕尼黑音響展中有極出色表現,受到多方好評,音質令人印象深刻,X3是陶瓷音盤加Ribbon高音,能令音質上完全匹配,大家都可以推想得到U-300的聲底路向,據何森說,訪問Michael Borresen時,他本人披露了U-300是新一代的Class D放大器,與以往我們所知的完全不同,可匹配陶瓷音盤加Ribbon高音的Class D機,我的確是首次遇見,不禁燃起好奇之心。

煮酒論英雄的主角是U-300,但原來今期還有另一重點,就是聞說十萬有找的Wilson Audio全新型號Sabrina,是Wilson有史以來最小型的座地揚聲器,在本港家居使用,簡直就是Fit到爆,U-300與Sabrina襯到絕,兩者100%匹配,我相信就連U-300與Sabrina的設計師亦會意想不到。我先用AA Drive II作Transport直入U-300內置的解碼器,播放1992年華納唱片《葉蒨文影視金曲》作熱身,聽Track 5「焚心以火」,經典的旋律,經典的唱腔,多年前的普通港產CD,軟件製作稱不上是發燒級,用一般數碼放大器去聽此碟,女聲會有乾涸現象,現在用U-300+Sabrina去播放此曲,聽感上,的確是有種圓潤的光澤,加上Sabrina的高音並非金屬膜,完全不覺薄削,就似正在使用純A類放大器,若不說穿,沒有人會相信U-300是一部Class D擴音機,聽回Track 1「瀟灑走一回」,音樂節奏沒有半點慢下來,優質晶體管機的爽朗完全展露,盡顯曲詞中「瀟灑」的意境。

忽然心血來潮,我覺得U-300內置解碼器,音質路向和一部丹麥「殺人不見血」解碼器近似,高清、輪廓分明、良好的3D立體感,豐盈的音樂感,令人投入而不自覺,就試結他CD,看看會不會有「隱形結他手」的出現!播放1996年Chesky Records《Carlos Heredia˙Gypsy Flamenco》,由Track 1開始聽,結他手以閃電般的速度去彈奏,歌者咬牙切齒唱出歌詞,緊湊的Flamenco音樂氣氛,U-300是從容不迫的,應快則快,應慢則慢,完全掌握整體音樂節奏,結他輪廓銳利清晰,耳朵亦覺舒適,沒有大壓力,明顯地,有血有肉的「隱形結他手」,實實在在地站在我前方十多呎位置,好像觸摸得到似的,以單一的合併式功放而論,U-300的內置解碼器,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出色。

要鬥解碼器的質素,我認為AA Tube DAC II MK2會更勝一籌,立即轉用Drive II+Tube DAC II MK2一套西裝作訊源,播放Fonè SACD《Enzo Pietropaoli Solo》CD一層,一張絕對的Double Bass示範級天碟,U-300的Line Stage及後級部分,即時展現無添加的清純,豐厚的堂音氣氛、低頻弦樂泛音,來自AA訊源的高密度音場,U-300就能完美地播放出來,寬闊深遠的音樂畫面,Hi-End程度,是尋常開關式供電class D放大器難以達到的境界,重組出來的Double Bass是全無花巧,一比一Size,每一下牛筋振動,演奏者手指頭的動作,細微的衣服磨擦聲,每項細節都交代得仔細清晰,高清,完全不覺有數碼聲,並且,低頻控制力極為出色,結實有力,丁點「鬼影」也沒有。U-300推Sabrina低頻有出色的控制力,立即試試電子音樂,播放1997年美版Elektra CD《Bjork Homogenic》及2010年歐版Mute Records CD《Yazoo Reconnected Live》,兩張CD內的電子低頻質量驚人,可以說是「全無人性」,就連氣墊式揚聲器也可能會玩到「拍邊」,驅動力不足的功放,容易出現「脫腳」現象,Wilson Audio的產品當然不會輕易「拍邊」,而U-300的驅動力亦不是泛泛之輩,音壓扭到過了90dB,地動了,我的心房也跟隨跳動,Sabrina的Woofer似乎也到了極限臨界點,同時是我耳朵的極限,電子低頻節奏高速,抽擊力量夠狠夠重,大音壓下,U-300完全通過「全無人性」的測試,我想,若然把U-300加Sabrina放進一個二百平方呎以內的聆聽空間中,要達到翻天覆地的震撼境界,肯定無難度。

試聽爵士音樂,播放1998年Chesky Records《Jon Faddis Remembrances》,是一張以Trumpet為主體,加上Horn、昔士風、Drum Set等樂器協奏,從Sabrina播放出來的銅管樂,明亮閃耀,乾淨俐落,全無生硬或過響的現象,又是一份優質純A類機的聽感,全無數碼聲的D類放大器又再展示實力,整個場面非常生動,更洋溢絲絲暖意,是聽覺的真正享受。聽多張本地發燒名作2000年Nano Music的《After 6》,主音女歌手Winnie Tong,聲線溫文典雅,散發着爽朗氣息,U-300對於柔和的女聲,有非常細微的刻畫,充滿音樂感染力,令聽者快速投入音韻旋律中,U-300在音質上的突破,已完全超脫固有數碼放大器的框框。

U-300內有一項可以說是我近期的驚世大發現,就是那內置的Phono放大器,接上一直長駐大房的Acoustic Signature Thunder 盤臂頭LP組合作為訊源,播放90年初再版Living Stereo LP《Belafonte At Carnegie Hall》,聽最後一Track「Matilda」,場面宏偉,音場寬闊深遠,我最重視的一環是演唱會的熱鬧氣氛,整體有超水準的表現,以價論聲,我認為,這份內置Phono放大器,絕對是五六萬元優質歐美唱頭放大器的水平,Air Tight PC-1唱頭的強烈動態對比,U-300能輕鬆應付,豐富的音樂感,把Belafonte這位鬼馬歌王的舉手投足,有血有肉地實在化,一場精彩的演唱會,聽後令我回味無窮,再聽《La Fille Mal Gardee》及《Stokowski Rhapsodies》,弦樂群奏流暢無比,以五萬多元價位Phono放大器而論,U-300是全無破綻可言,此刻,我本人是不會刻意去雞蛋內挑骨頭,坐定定去聽LP最實際。

U-300的內置Phono放大器表現出色,在我的試聽經驗中,是數碼式功放中前所未見,超級All In One合併機,加上簡約的Hi-Tech外殼設計,優秀音質與靚仔外表同時兼備,並且一部機就能提供高質素解碼器及唱頭放大器兩大功能,我認為,走生活品味、Life Style路向,優皮一族、愛好精簡的發燒友,U-300可能會是你現時的首選之一。

總代理:標緻音響有限公司

零售價:HK$240,000

view more articles

About Article Author

Hi-Fi 音響
Hi-Fi 音響

Hi Fi音響 (Hi Fi Review) 於 1986 年 4 月創刊,以月刊形式發行,至今逾 30 載。

View More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