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期《煮酒論英雄》: SoulNote P-3

底子好、可塑性高的超班前級 – 陳海川

一步、一部走過來!SoulNote於十數年前,由規模較輕巧的發燒入門級解碼器、擴音機及CD機開始,直到近幾年,再一步、一部跨上Hi-End發燒層面。由A-2合併機、D-2解碼器到E-2唱放,及至S-3 SACD機與剛新鮮滾熱辣到港的旗艦前級P-3,相繼現身後,SoulNote旗艦系可說是逐漸成形。然而,廠方亦已預告,D-3解碼器、D-3X 10MHz數碼時鐘、Z-3網絡傳送器及M-3後級等,將於未來數月到一年間陸續面世,到其時,旗艦系陣容即愈見鼎盛、軍容愈見完整。

殺入 Hi-End 發燒陣營

雖然,在所有現役SoulNote作品的機箱造型之上,均可以發現同一個工業設計脈絡,但亦會發現,從S-3再到最新的P-3之間,開始出現變奏。一個屬於旗艦系的新變奏?仍有待剛才提到D-3、D-3X、Z-3、M-3等現身後,方可証實。可以想像,當它們亦一一現身後,將會是一場SoulNote盛宴!

P-3跟S-3之間,除外型上可睇出一個新脈絡外,內裡其實亦存在互為影響,而P-3作為前級,最重要者莫過於放大電路。要知道,SoulNote的技術背景,就是一群來自日本Marantz / Philips的工程師,一群對發燒級音響產品研發有著深厚經驗的工程師。先前,研發旗艦音源S-3 SACD機之時,他們深明把守尾門的模擬放大輸出電路之舉足輕重,故特地從頭去研發一套新電路。結果,一套命名為Type-R的模擬放大電路,加上強大的供電,令S-3 SACD機一舉成功殺入Hi-End發燒陣營。

Type-R

Type-R電路乃係一套無總體負回輸的模擬放大電路,一套全平衡的電壓放大器電路,一個在功率管及電阻器施用上精而簡的架構。針對前置放大工作,他們為用於P-3身上的Type-R電路進行全面調校。此外,還引入新開發的超高精度裸箔電阻器,再通過將發射極電阻設定為1Ω、輸出電阻設定為3.9Ω後,即帶來驚人的訊息量、優秀的訊噪比,以及可達至功率放大器般的驅動能力。此外,已確認Type-R模擬放大電路將愈玩愈大,先於S-3 SACD機、現於P-3前級,然後再於快將推出的旗艦後級M-3上,繼續發揚光大。

裸箔電阻器

對於音質表現起關鍵影響的音量調節器,SoulNote為P-3選用Hi-End的固定電阻開關式架構,而非碳膜或其他模式的可變電阻式音量調節器,更不惜工本地採用超高精度裸箔電阻器。

一種建基於人造衛星用的嚴苛精度及規格要求之下,具有卓越溫度特性的電阻器,再於他們對音質的特別要求下,加以度身制訂,為了消除因外殼及填充物料而引致的失真、音染,於是獨立開發出這將金屬箔裸露的超高精度電阻器。於每台P-3身上,一共用上156枚這種裸箔電阻器,並把音量調節全程細分為144級、每0.5dB為一級。音量調節方面,採取雙軸承加飛輪型光學旋轉編碼器,大又重的實心鋁製旋鈕加上兩大個軸承,可消除轉動時出現機械間隙感,帶來柔潤、流暢、有重量的操作手感。

參考級繼電器

為求輸入訊號的電流傳導,少受繼電器簧片上接觸點的質素影響,P-3採用了新開發,度身定制的超低損耗繼電器,即現今的SoulNote參考級繼電器RSR-2-12D。這也是先前提到,P-3跟S-3 ver.2互為影響的另一重要例子。

因研製P-3而開發出以玻璃管密封簧片的超低損耗繼電器後,繼而發現,將這繼電器用到S-3身上用作參考時鐘切換繼電器之下,音場即變得更寬縱、更清晰,尤其在深度上,也帶來更高分析力及更純真聲音,令音樂重播來得更生動。如此重大改善,驅使廠方不懼用家及市場壓力,在S-3面世不足半年後,就推出改良版S-3 ver.2,同時也為先前購入原版S-3的顧客提供升級服務。

小量生產的精品式發燒音響廠,跟大量生產的大規模音響廠之別,正正在此!前者人事架構精簡且抱緊發燒的心,加上因小批量生產,隨時可靈活轉身,改用料去追逐完美。相對地,後者作大量生產的大廠,則大都包袱太多,轉身需時。

被拔掉的電氣狀態

P-3作為前級,或有需要連接大量訊源設備。為消除因輸入端連接大量訊源,而導致接地環路、雜噪混入,劣化音質的問題,P-3於切換輸入的動作上,不僅切斷訊號輸入端,更連接地亦切斷,足以令插上而未被選擇接通的訊源設備,猶如處於被拔掉的電氣狀態。亦正正因為要做到每一輸入連帶接地均可獨立切斷,故一台P-3就要用上94個RSR-2-12D參考級繼電器。

隔離

P-3所採用的雙單聲道結構,不僅於Type-R模擬放大電路上實施,就連裝上各輸入 / 輸出端子的背板,亦清清楚楚分成兩塊,並跟機箱有所隔離。其實從電路板、電源供應、電源變壓器、繼電器驅動電路,以至繼電器電源,結構上亦是兩聲道各有各。此外,與音頻訊號無關,負責系統操作的微電腦之供電及變壓器,亦完全獨立開來。而跟訊號通道走得最近的輸入切換用繼電器,其操作指令亦透過光耦合器去發送,達至完全隔離效果。

左 / 右兩聲道電路及系統操作電路之間,再利用陶瓷絕緣圈墊(戒指)將三者的接地完全隔離,進一大步消退接地間可能出現的電氣性相互干擾。玩家亦可通過設於背板上的接地(連接或分離)切換掣,去體驗連接與分離接地間聲音差別,理應聽到音場的3D擴散及音樂的感染力有所分別。至於差別是明顯還是巨大,全看你那系統的分析力。

經精心計算及安排

SoulNote設計師深明前級驅動力,足以影響其後功率放大器及揚聲器的最終表現,故即使係前級,仍每聲道模擬電路各用上280VA環形變壓器之餘,再加上系統操作電路亦有一專用供電變壓器,令P-3的變壓器總容量達600VA,用量相當於同門的A-2,一款4Ω負載出200瓦(x 2)的合併式擴音機。

另外,P-2亦同樣摒棄以樹脂包封(倒死)變壓器的常見控振手法,因他們認定樹脂包封(倒死)變壓器會拖低聲音活生感。對於變壓器可能出現的磁漏及振動,他們有自己的一套對策,變壓器作垂直安裝,安裝方向垂直於呈水平電路板側,可使有害磁漏方向跟電路板平行,從而防止干擾入侵電路。再配合複合式基座結構,經精心計算及安排下,三變壓器可能出現的振動能量,各自通過懸掛起各變壓器的高剛度鋁製面板或兩側板,再藉著鈦製墊片的超高剛性,將有害的振動能量,高效率地傳到機箱底下的金屬尖針或實心六角柱狀金屬腳,繼而落地、導走。

螺絲未扭緊?

剛才一再提到,為求令聲音活生、少音染、傳神,SoulNote確實考量得非常仔細,由零件研發、選擇與運作,到針對電氣性或機械性相互干擾的零部件編排及機箱結構等,都有其獨到點子,而當中最能讓用家具體地感受的項目,想必是機箱頂板的獨特設計。如你發覺P-3、S-3、A2……等的頂板可用手揭起一點,請勿誤會頂板的螺絲未扭緊!

SoulNote自2系列開始,其浮動頂板結構即有明顯改良,並於S-3開始作進一步改良,現再應用到P-3身上。以疏導及能量轉化手法去處理機箱頂板必有的振動問題,頂板開有四大個天窗(經計算的開放率)以疏導機箱內帶有振動能量的空氣,以免振動能量困於箱內造成干擾,但仍得加上穿孔大小得宜的金屬網板,以擋隔外來電磁波入侵。此外,頂板底下再以三根不銹鋼尖釘承起(浮動)於機箱之頂上,加上頂板重量與材質的共振頻率經計算後,再結合精細調音,將其共振頻率調校至不影響P-3自身工作及重播出來的聲音,廠方表明,就是要造到近乎沒有頂板的效果。

還得一提,P-3內那兩大份Type-R模擬放大電路的安裝手法,亦屬不完全機械固定的浮動結構(並非鑲緊於機箱底座),通過機械模式消耗 / 隔除有害振動能量,以確保聲音自然。就連背板上電源線插座也非常講究,出動音響發燒專用的日本Jodelica ETP-600CU插座之同時,設專屬、獨立的背板,同樣無機械固定於機箱背板上,以減少電源線、尤其粗又重的發燒線對主背板造成過大負擔,並隔掉可能經由電源線傳入的振動。

上述種種手段,其目的相當單純,就是通過技巧而適度的控振,務求保持SoulNote所追求的開放聲音。

不只開放、更是奔放

先前試聽SoulNote產品,都是一件件獨立地去試聽、評論,頂多也就是數月前試S-3 Ver.2 SACD機之時,曾配合SoulNote平衡線RBC開聲。然而,今次則首次嘗到由音源S-3 ver.2到前級P-3、後級A-2(共兩部,各自橋接成400瓦 / 8Ω單聲道後級),以至到訊號線RBC、喇叭線RSC,皆為SoulNote出品,即一頓SoulNote大餐!

播出《Audiophile Analog Collection Vol.1》中Henry Mancini Jazz Ensemble的〈Pink Panther〉,第一感覺係相當光猛,由三角鐵到色士風都光亮、光猛,整體有力地輻射且擴散得闊又遠。小號、長號群奏出現,進一步顯出這SoulNote大餐之光猛,有力之中不粗糙。群奏猝發式大強音,加上爵士鼓,間歇地奏出一下又一下如大力踢腳“Bang!Bang!" 的動感演譯,足見SoulNote大餐動感與力度俱存,收放之間相當流暢,有勁而非死力。音場內部屬大大小小、前前後後的結像氣團式結構,築構出一個大氣度的Big Band Sound場面,整體感覺不單有玩味、熱鬧,更是奔放、率性、坦蕩蕩!然而,大前提係聆聽空間愈大愈過癮,就似本社四百多方呎的大HiFi房,即可讓其盡情地奔放、率性、坦蕩蕩。

各有不同聽法

空間沒那麼大又如何?亦有得玩,可藉導線去濃縮場面,我先將喇叭線轉為Audio Note ISIS,方向正確,比例合度地濃縮之中再注入一點典雅音樂味。實驗繼續,再將平衡線改為inakustik Referenz NF-1204 Air,即進一步將內部能量凝聚後,典雅音樂味、動感、精品化感覺隨之浮現。再聽〈Pink Panther〉,玩味、熱鬧、起勁不變,主要係典雅音樂味、動感、精品化感覺走到最前,盡情奔放、率性、坦蕩蕩一面則收斂起來,不同味道,各有不同聽法。

這反映兩個事實,其一是P-3前級以至整個SoulNote大餐確有自己一套演譯風格之同時,亦有其可塑性去讓你調校喜歡的聲音。其二是底子好,訊息量相當大、能量密度亦高、兩極伸展跨度亦大,實試過,由鋼琴的晶瑩高音、小提琴的透明泛音、管風琴的深潛低音,統統兼顧得來且表現從容。

魚與熊掌的矛盾

單一支小提琴的Isabelle Faust《JS Bach–Sonatas & Partitas》,這錄音令我有魚與熊掌的矛盾,既享受全SoulNote線之下廣闊的日本禪花園畫面及粗樸的琴音,但亦愛換上inakustik Referenz NF-1204 Air訊號線及Audio Note ISIS喇叭線後,小提琴由內而外的動感擴散,踏實的運弓動感變化,以及典雅的音色。未知你又會喜歡哪個,抑或跟我一樣有選擇困難症(多心的代名詞)?

當重播Riccardo Chailly指揮「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演奏《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由S-3 ver.3至P-3我以SoulNote RBC訊號線接通,P-3至兩A-2用inakustik Referenz NF-1204 Air,喇叭線則為Audio Note ISIS。這錄音、樣子下,可謂無矛盾,既感受得到長笛、雙簧管與巴松管之間,亮度及潤濕度之對比,又或定音鼓的勁度、韌度、磅礡感。亦如睇得見弦樂群光暗對比鮮明,猶如一大幅真絲般細滑、無縫、泛光澤。立體的聲音質感、寬宏的場面、節奏驅動力、旋律牽引力、音樂感染力等,一一不缺。

底子有多好

最後,也一試將兩SoulNote A-2換成Soulution 311後級跟SoulNote P-3前級拍檔開聲。因早有SoulNote S-3 ver.2 SACD機配Soulution 325前級 / 311後級推B&W 802 D3的經驗,故這動作等同要再進一步摸清P-3前級的底子。甫開聲,想當然沒有SoulNote大餐的光猛加奔放,但坦率、細節表現力及音樂的自在感俱在,整體水準以十數萬消費的前級來衡量,我會形容為超水準。更建議有興趣親耳聽聽P-3的你或你,事必要求店員多接幾款不同牌子的後級,膽後亦無妨,好讓你更深入了解P-3的底子有多好!

細緻入微,全頻聲音快而準 – 何森

在今期的「編者的話」裡,我談到前、後級的聲底和配搭揚聲器的協同效應。日本SoulNote設計團隊使用的鑑聽揚聲器是PMC MB2 SE,我雖然不認識SoulNote的Sound Manager加藤秀樹先生,但我們有PMC MB2 SE這個common friend!我曾在家中使用PMC MB1及MB2前後共6年,配搭前、後級也有不少經驗。20年前我正沉醉在大銀幕家庭影院的電影世界,我用Pioneer DV-AX10 DVD/CD轉盤+California Audio Lab CL2500SSP環繞聲解碼+Audio Note M6胆前級+Burmester 956MKII功放推PMC MB1看電影;聽CD就接Goldmund Mimesis 21解碼器,度過了很多個快樂的晚上。升級用MB2後換過一些我喜歡的前、後級。人總會犯錯,我最失策是買了一套Musical Fidelity Tri-Vista KWP前級+兩台Tri-Vista KW單聲道功放(共用一台獨立的電源供應器)。這套前、後級在本刊大房推Dynaudio C4揚聲器非常好聲,每聲道1000W(8Ω)輸出功率的KW monoblock驅動Dynaudio C4身上兩隻8吋低音單元,全頻表現皆十分出色,尤其低頻的力感與能量感,重播Jazz variants爵士鼓敲擊樂,音場闊大無比,氣勢雄壯有力,場面偉大,令我心花怒放。把全套KWP+KW前、後級買了回家推MB2,在300呎聽音空間裡大聲重播,低頻一發不可收拾,能量太強,細聲又不活潑,大聲低頻過多過重又欠速度,引致強烈的低音駐波,完全不夾聲,錢已付,不能退,唯有賣掉再另覓合適的放大器,最後換用了更匹配的Octave V40真空管合併式擴音機反為聽得開心!我肯定Octave前、後級可以非常匹配PMC MB2,取得最佳協同效應。

三年前我在「新漢」聽過Burmester 077前級+909 MK5功放推PMC MB2 SE,低頻控制力一流,全頻活潑生動,高、中、低音瓣瓣表現皆十分出色,遠比我當年玩過共6年的MB1及MB2優勝得多。

本刊大房中沒有PMC MB2 SE,不要緊,試音可以用我們聽了5年的B&W 802 D3,相信亦可以聽到全套SoulNote組合的聲音有何特色。未開聲前我推斷,既然SoulNote設計師是使用PMC MB2 SE鑑聽去設計S-3 ver.2 SACD/CD機及本文的主角P-3前級+ A-2單聲道功放,全套SoulNote會否和Burmester同樣追求快而準、闊頻應、高速、透明、細緻、乾淨、低頻控制力超卓的聲音?我試聽全套SoulNote組合用了兩對inakustik NF-1204 Air平衡線、兩條Analysis Plus Power Oval 2 MKII電源線接S-3 ver.2及P-3,兩條Clarus Cable Crimson電源線接A-2單聲道功放,Audio Note Isis喇叭線。

首先試人聲。我選聽《少女的祈禱》。這個錄音可試28個少女組成的合唱團,合唱10首陳輝陽寫的廣東歌,每首歌每句歌詞每粒字是否能聽得清楚。全套SoulNote重播出的合唱團歌聲優美動聽,歌聲充滿少女的青春氣息,沒有化粧扮靚的成熟美,SoulNote能準確重現出少女的清秀、輕柔的美聲。音像聚焦準確,合唱團唱出的one voice配合此起彼落的和音實在美妙,我能清楚聽到每個字,毋須猜測歌詞。和諧悅耳的主音加和音,清晰乾淨、透明細緻,音場夠闊,舞台感與現場感俱佳。沒有ARC膽前、後級那種溫暖濕潤肉地聲是正常的,因為全套SoulNote是講求忠於錄音精準度的全晶體管製作!

繼續聽人聲。我選播聽了29年的《The King’s Singers: Good Vibration》。這個三十年前的模擬式錄音可試男聲的溫暖濕潤肉感那種人性化的真實感。一開聲已聽出與上述錄音截然不同的感覺。6位大男孩的無伴奏樂器清唱,數人頭式結像力,在錄音室裡近咪式錄音嘴形明顯比上述遠距離收音的舞台式錄音大一些,歌聲更親近直接,溫暖、濕潤、有血有肉的歌聲,尾音非常清晰,很容易聽出每句歌詞,和諧悅耳的生動活潑、溫馨舒暢歌聲非常動聽。我覺得全套SoulNote高明之處是能準確重現出6位合唱團每位成員的歌唱技巧。細緻入微的分析力令弱音聽來特別清晰。像Track 4結尾和音唱的“do",連續6次不同高低音調的「和聲」美極。全套SoulNote清楚重播出此CD的Analog錄音味道與質感,再一次證明了其忠於錄音的忠直個性。

轉聽一支木結他。《楊雪霏|中國素描》,聽Disc 2的「七個願望」,試一支木結他的強弱音動態對比。把音量調至實物原大的結他音量。全套SoulNote能準確重現出一支木結他在最細聲到最大聲(Track 9)那種驚人的動態對比。快而準的勾、彈、掃、撥弦聲每秒鐘都能反映出弦線被拉緊的張力感和彈力感,細緻入微的結他聲像說故事般引人入勝,我不知道作曲家譚盾心中的七個願望是什麼,但我心中的願望就是今晚靚聲過昨晚!為了聽真全套SoulNote背景的無聲地台,聽音時我關掉了房內的分體式天花冷氣機,在沒有一丁點噪音的全密封式大房裡,最微小的結他撥弦聲也聽得十分清楚,楊小姐就像坐在一對802 D3之間正中位置演奏般真實,女性的溫柔感性透過一支結他、全套SoulNote盡展無遺,結他聲轉瞬間的輕重力度、節奏的快慢變化也能清晰傳神地重現。

轉聽鋼琴獨奏。我選播《Yuja Wang: Fantasia》Track 12「魔法師的徒弟」。王羽佳彈奏此曲的按鍵聲清脆、乾淨俐落,高、中音具真鋼琴聲應有的鏗鏘感,低音區不肥不濃重,讓我可以聽清楚全曲在節奏方面的掌握很有跳躍動感,生動有活力的琴音,讓我聯想到1940年迪士尼卡通“Fantasia"的經典場面:米奇老鼠施魔法指令「地拖擔水」的連串畫面。全套SoulNote能準確重現出王羽佳的出色演奏技巧。聽埋Track 18「骷髏之舞」就更能感受到王羽佳的高超彈奏技巧,絕對是高難度示範,流水般的流暢,急速時的緊張,強弱音動態對比的驚人,低音能量如能再加強一些就更佳!

轉聽三人爵士樂隊,我選播美版《We Get Requests》。Oscar Peterson彈奏的鋼琴真係好聽,一雙手在琴鍵上自由自在地跳躍,充滿舞蹈的活力動感與美感,每下琴音也清晰乾淨,力度的輕重亦能清晰重現。Ray Brown彈奏的double bass,每下撥弦聲極具彈跳力,發音轉音清楚,低音區全無丁點肥慢鬆散,他邊彈邊細聲哼的微弱音亦能清晰重現。全套SoulNote的高清分析力使這個1965年錄音的不足之處也無法隱藏,我聽到明顯的錄音帶嘶聲(tape hiss)!Track 10的抽鼓聲又快又刺激,十分結實的鼓聲發揮出全套SoulNote使用全晶體管製造帶來的先天優勢,聲音生猛躍動。

再聽Quadro Nuevo四人爵士組合聯同數十人的NDR Pops交響樂團演奏的《End of the Rainbow》。由於過去幾年來已聽過無數次,一開聲便知全套SoulNote真的有料到,完全沒有令我失望。前排幾位主角每件樂器(手風琴、色士風、豎琴、低音大提琴)的定位與結像清晰準確,音色亦正確無扭曲變形,優美悅耳,弱音清晰度高,管弦樂團的大場面陣容與音樂廳空間感,均能表現出live concert的現場氣氛。Track 1曇花一現的小提琴聲美極!像上等絲綢般順滑。全頻能量感與驅動力方面,兩台A-2推802D3相信已能滿足200至300呎聽音空間的需求,如要求更強大的能量與力感,每台A-2只用600VA火牛,電流量始終有限,待年尾SoulNote推出M-3 monoblock,使用更強大的火牛,必可提供更強大的驅動力與能量感,令此CD的幾十人管弦樂團大場面氣勢有更強烈的動態逼力感,考慮到現時一對A-2 monoblock只售8萬元,我收貨了。全套SoulNote的聲音可謂快而準,Track 3於4:48出現在音場正中間的手鼓聲,鼓皮的緊與鼓眼手打落點的清楚,乾淨爽朗,極具現場演奏的立體感與真實感。如果當年我的PMC MB2有這套SoulNote在我家中坐陣,我怎捨得把它賣掉!

最後當然不能不聽《Audiophile Collection Vol. 1 & Vol.2》。近來用這兩張考牌CD試過不少器材 / 接線,一聽便知龍與鳳。Vol. 1我只聽Track 1至5便知全套SoulNote的全頻分析力無法扣分。Track 1的銅管樂光輝亮麗、不暗不啞,3D音場感的前後層次清晰,敲打Cymbal的金屬樂器質感濃烈,高頻延伸力強,弱音清晰。Track 2的男聲能重現出歌者的豆沙喉底聲,膽咪錄音的膽味和Nagra模擬式錄音的analog味一併奉上。Track 3希臘樂器Bouzouki獨特的琴音清晰乾淨,明顯的tape hiss反映出全套SoulNote的高音延伸力強,絕對是4K高清級。Track 4主音小號聲有強烈的金屬樂器質感;於3:00出現的double bass撥弦聲彈跳力強;於4:34出現的美妙鋼琴聲質感極高像真度,分半鐘已可聽出耳油。Track 5的男聲、女聲溫暖有厚度,定音鼓、手鼓聲質感很強、聲很真。音像尺碼不大,在一般日本和香港聽音環境都有利。

《Vol. 2》也是全套SoulNote show quali之示範用CD。Track 1的手鼓聲笠得非常緊實,聲音很真,敲打Cymbal聲很細碎的弱音亦能清晰重現,有強烈金屬質感!Track 2的大提琴鋸弦聲亦很有線條感,琴音極優美動人,質感像真聲;手風琴弱音多,清晰細緻。Track 3教堂管風琴的低音下潛力佳,已經到了極低頻區域,女高音在正中高企,有嘴形。Track 11和Track 12的男高音 / 女高音同樣正中高企,教堂空間感又深又闊大!

結論是,全套SoulNote組合能準確重現每個錄音的真面目,而且能準確表達演奏家的演奏技巧、歌唱家的歌唱技巧,讓我聽見音樂的靈魂!

前級靚聲以何為準?就是聲音生動,

有那種令人「聞歌起舞」的特性…… – 鍾一

鍾一去年試聽SoulNote E-2唱放,毫無疑問此乃一款重要的黑膠重播產品,它何止靚聲,更叫我再一次體會到重播舊版古典與爵士錄音,選擇正確EQ還原曲線之必要性。

E-2提供令我滿意的動感與音樂味,重播效果之佳迄今還印象深刻,同時亦引申到SoulNote這個日本音響品牌,實令我很感興趣去聽、去接觸。見外地網絡宣傳,SoulNote推出新旗艦「3」系列,包括一款前級P-3、一款SACD播放器S-3(ver.2),由於E-2關係,我對新系列亦滿有期望,月初接到編輯部試聽通知,樂哉。

機箱外型夠大,有睇頭

今次集中試聽的是P-3前級,至於播放音源和功放,安排是同廠S-3(ver.2)SACD機和A-2合併機(出動兩部,切換成BTL橋式mono純後級功放)。有些失望是欠缺了E-2,用它來聽黑膠,或者會令整個試聽P-3過程錦上添花。

從外表看,P-3是一部非常漂亮,擁有日系器材設計特色的前級,機箱件頭較大,相比放於兩側的A-2合併機,P-3彷彿還大一個碼;相信是SoulNote的產品策略,由0到1、2系列,機箱體積便是越見增大,當然布局設計與金屬打磨切割也更加出色。然而,一般廠家機殼接縫精密度,每塊鋁板之間宛如一體成型的密合,SoulNote設計師對機箱結構概念卻有明顯不同,「浮動」式機頂上蓋,及至P-3背板位置,電源插座、輸出與輸入端,都各自另加一塊金屬板,變成「浮起」狀態,廠方稱這種不固定底座做法,可令音效更加開揚和自然。

400W 推動力,提供充裕能量感

今次試聽,P-3前級和S-3 ver.2 SACD機各自安放在一塊原廠SSB-1承板之上(需另購),這片薄身Audio Board,實為SoulNote器材的其中調聲奧秘,配合三粒細釘錐,三點式接地,能隔絕外來環境震動,同時卸除機箱及內裡變壓器等產生的諧振。據聞用上這承板後,音效表現會進一步提升,反正港幣$2,660一塊,買得逾十萬元前級,你沒有理由不試一下嘛!

試聽過程中配搭的器材系統,一如之前提過,後級功放是採用兩部A-2合併機,以BTL mono方式運作,變成擁有400W(8Ω)功率輸出的單聲道後級。喇叭選定B&W 802D3,起初擔心功率暴增4倍的橋接方式,會令聲音頓變粗枝大葉,如果真的這樣,轉到A-2另一Bi-Amp接駁模式,再看推動力是否足夠。

細節清晰度特佳

音源、前後級系統,都是之前沒有接觸過的,略略播過女聲,又聽了一段交響樂,初步聆聽之下,我先有兩種感受:首先,聽到的802D3,仍保持最高細緻度,沒有半點粗糙,伴奏樂器的低頻也不覺來勢洶洶,嚇得人要左閃右避;再者,瞬變速度和下潛能量均出色到極。其次,是P-3配合同廠器材,重播效果竟然令我聯想起當日試聽E-2境況,當然明白試E-2聽的是LP,如今S-3聽的是CD和SACD,截然不同的軟件制式下,但讓鍾一體驗到系統的音色趨勢,以至取向,又大抵有不少相近似之處,最明顯是背景的寧靜感覺,跟E-2是如出一轍,由於背景超靜,亦同時間令高頻段的細節,好似聽之不盡,甚至是從前沒有留意到,或耳朵要很「用力」聽的一些弱音部分,如今變得非常清晰,省氣省力便輕易地聽得一清二楚。

靚聲前級以何為準

經長時間播唱多類型CD和SACD,有本地與外國人聲錄音、古典,甚至音效性強烈的鼓敲擊樂,P-3的表現,聯同原廠擴音機和播放器,效果表現令我十分滿意,我更會直認P-3是一部靚聲前級產品。

你會問:前級靚聲以何為準?

答案簡單不過,就是聲音生動,有那種令人「聞歌起舞」的特性。但講就容易,要做出來就認真艱難。從設計上來說,只要線路合理,電源供應做得好,用料精良,那麼一部前級必然具備頻段寬闊和動態出色的優點。事實上,用高低頻伸延和動態對比來作為標準,大概市面上很多前級都是合格的,但如何令聲音變得有音樂感,那就確實考驗設計者的本領。

點止用料精良咁簡單

根據SoulNote Global報道,廠方多位設計師,曾在日本Marantz、Philips負責產品研發,昔日經典作品LHH CD機系列,便是出自他們手筆,技術根底之紮實,毋庸置疑。今天的P-3,全平衡式線路架構,左右聲道和控制部分,各以獨立電源變壓器供電,總容量達600VA,相當於A-2合併擴音機。

再說,內部選用的電容,人造衛星級別超高精確度電阻,RSR-2-12D繼電器,都是特別為P-3開發和訂製。實心鋁車製的音量旋鈕,雙承軸與飛輪式光學旋轉編碼,配合三點接地(釘尖直接處於垂直安裝的電源變壓器下方)和機箱特殊的「浮動」頂板結構等,這些都是P-3前級好聲的其中關鍵。

細微強弱對比清晰又自然

鍾一向來強調前級的重要性,它會直接影響一套體系的音色與感情,誇張點說,少了一部靚前級,唔聽hi-fi好過!有人說前後級配搭以膽+石較易獲得好音效,我個人認為只要器材線路設計正確,設計師校聲夠班,無論你用的是高級膽機或石機,所謂條條大道通羅馬,同樣可欣賞到高水準樂聲美態。今次試聽的SoulNote純原子粒系統P-3 + A-2(x2),以S-3重播Midori拉奏Paganini《第一號小提協》,絕對是一個最佳例證。首樂章「莊嚴的快板」在大面積試音室中以正常音量播放,整隊LSO樂器組前後、左右排列,在音場間是明確顯現,更感受到空間中的各種細微雜音多而清楚。

前奏長達3分45秒,才到獨奏的小提琴加入,琴聲位置與大小,是完全合乎空間比例的,集中精神聽著Midori的拉奏,由於音樂背景超寧靜,琴聲好像「浮」了出來;此情況到17分10秒開始,打落足足逾五分鐘的純小提琴獨奏之中,P-3的演繹就更令鍾一感動,我甚至嫌試音室冷氣噪音影響了聆聽,索性關掉,那種「靜」的氣氛下,耳朵聽著小提琴的每粒弱音,細節清晰通透,而且強弱音對比分明,加上P-3那樣具有濃淡適中,毋庸增減半分的風範,將音樂神髓徹底還原,激發起聽音樂的意欲。

尤喜歡聽它播女聲

文章之前提到P-3配搭自家擴音機和播放器,聽音效感強烈的錄音,如發燒人聲錄音、鼓敲擊樂等,會尤其吸引。放上Carmen Gomes《Sings The Blues》,此乃我的最愛女聲「CD」(一定靚聲過黑膠版好多),如果坊間所有CD,都有如斯寧靜背景、如斯情感演繹、如斯高質錄製效果的話,保證張張大賣。今次用SoulNote系統組合再聽,啊!這種魅力,顯然是任何數據或指標無法表達的,簡單直接說,只要錄音製作好,系統便會原原本本的播好它。

P-3未正式開聲之前,不諱言,有些少擔心它音色偏淡、偏寡,反之,如果味精太多,豈不是更大鑊!讀過上述的評論,當了解P-3實非如此吧。換言之該前級的聲音特性,不會有過分豐滿或甜美色彩,但要它重現出具炫燦的色調,可以的,再聽陳慧嫻《秋色》(最新的SHM版,單層SACD),「可否」、「Joe Le Taxi」、「人生何處不相逢」,好聲的製版技術下,聽到很通透的高頻,兼且低頻收得緊湊無比。說到「可否」,歌者肉緊的唱出每粒曲詞,P-3同樣有種直刺心坎,叫人心痛的感覺。

聽鼓敲擊由衷讚嘆

透過P-3播鼓樂《响仁和》,是意料之外的興奮,偌大收穫,原先以為它只適宜輕輕鬆鬆聽下人聲、弦樂,殊不知放上勁抽的大鼓錄音,一樣爆得燦爛,叫我拍案稱好。扭大音量聽「龍騰虎躍」,沒有絲毫嘮嘈感覺,相反,帶點點霸氣,動感與衝擊力都出色到極,瞬變反應、速度感、堂音殘響,每項表現都剛啱好,我找不到可批評地方。

「飛星」,考機一曲,超過20種敲擊樂器,快慢、鬆緊的節奏,描繪出夜空中繁星閃爍美景,P-3展現的金屬聲響之質感、細節、餘韻,還有清晰通透度,皆為一等一水平,尾段連環抽鼓,飛快、爽朗矯健的速度感,精彩得又是難以形容。

設計器材,有時候在音色與動態之間真的難以取捨,但試聽過P-3前級,它跟同廠器材配搭下,相信SoulNote設計師在二者之間已取得最理想平衡了。

讓品牌推上新高峰 – 陳偉昌

還記得2018年本刊訪問SoulNote三位管理層(全文刊於personalaudio.hk),當時他們已逐步提高產品定位,將品牌推至更高層次,但依舊堅持高投資回報率這項宗旨,以同一價錢能夠買到比對手更高的聲音質素。另一方面,當時在擴音機項目內只有多款合併機,還未看到前、後級,一眾高層解釋,他們在Marantz Japan工作時(Marantz Japan與Denon合併時,前者部分業務被分拆重組成為CSR,當中包括不少Marantz、Philips的工程師。而SoulNote就是CSR旗下品牌),研發過不少合併機,因此把當中的經驗大量應用在SoulNote身上。

要進一步提升品牌形象,推出前、後級是必然一步,而這一步,無論是發燒友還是香港代理,都一直等待着。當P-3前級在我們大試音室開聲,同文陳海川聽罷第一個組合之後,不禁慨嘆了一句:「這個價錢,能有如此聲音質素……」顯然就算SoulNote將品牌升級,高投資回報這項要旨仍然未有改變。

在全套SoulNote擴音機組合加原廠XLR訊號線之下,聲音特色是非常明顯的。就是光輝燦爛、音場巨大、音像飽滿、音色帶點金光,而且動態對比夠強,聲音既好力又活潑,音效強得無話可說,又不帶壓迫感。音像飽滿得接近一比一,就算音場已經夠大,播放大型管弦樂時,仍可填得近乎密不透風。顯然,這套組合在更大空間,例如六百餘呎空間,同時把一對揚聲器的彼此距離拉大,會有更佳發揮。

只不過,別要誤會這套SoulNote組合只有這個面貌,只要更換訊號線,收一點能量,就可以在五百多呎空間內凹凸有致。SoulNote器材總是非常敏感,S-3 CD/SACD機就是一個好例子,它不但對訊號線反應強烈,更換墊材,甚至只是把原裝釘腳換成原裝平腳,性格、音色變化之大,與換機差不了多少。開發者投入了大量發燒友喜歡的元素及調聲方法,也給予用家很大自由度,可以輕易調整聲音性格與色彩,至於幅度和傾向如何,還看你有多少線材與附件可以嘗試。

經過換線之後,聲音能量及音場、結像表現,變得適合我們大試音室,只是之前用SoulNote原裝XLR線,那種燦爛與豪邁其實非常吸引,換線後雖然更切合空間大小,只是原先的音色卻有所改變,有點茫然若失。

稍為讓之前的強烈印象淡化後,再仔細聆聽,發現就算音色改變了,聲音質素依然十分出色。高音光華不似 之前那麼強,音色也變得有點和暖,但高音量感與延伸還是足夠有餘,聆聽Jean Rondeau的《Dynastie: Bach Concertos》,大鍵琴光輝與泛音雖然比較平實,不過未有任何不足。高音沒有那麼華麗,中高音細節變化就更為明顯。

音效是之前較為強而有力,現在是收歛一點,令細節更容易接收,細微動態起伏更加清楚。帶動情緒的能力是之前比較強,現在則相對冷靜,呈現兩種音樂面貌,同樣有趣。

持平來說,換線後的SoulNote組合,仍然是非常爽快俐落,只是給予你的感受不一樣。用原裝線,情況就如現代渦輪增壓V6引擎,力量來得既快又猛;換線後,就似細容積的自然吸氣V12,轉速上升也快,力量也充沛,只是更容易令人感受到當中變化。

這種可塑性,是SoulNote的特色之一,不止見於S-3,現在P-3亦延續這優良傳統。

再聽《Brahms: Violin Concerto》(Leonidas Kavakos, Riccardo Chailly & Gewandhausorchester),一眾提琴的木味明顯更吸引。音場雖不像之前那麼高,不過天花高度一點也不矮,深度反而更加明顯,空間感也十分開揚,堂音沒有不足之處,不同樂器之間的距離也清晰了。

這次的主角是SoulNote P-3,剛剛已描述過它與同品牌其他器材合作的聲音表現,那麼它自己的聲音呢?把後級換成熟悉的Soulution 311,主角的影響就清楚了。

P-3與高轉數自然吸氣引擎實在很相似,力量來得快之餘,也十分線性,不是純粹以力量稱霸,反而十分懂得討好駕駛者,令他感受到當中過程與變化,快而不促。

換後級之後,之前的華麗感再次回歸,雖不是百分百一樣,但同樣討人喜歡。

P-3前級的雄渾、飽滿、低音量感和層次並重。音樂愈複雜、動態愈大、樂器愈多,這款前級的好處就愈明顯。

拿出Gennady Rozhdestvensky指揮Moscow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的《Tchaikovsky: Symphonies》,舊錄音的音像較大,現在這個組合也如實反映,而大量樂器、不同聲部之間的分離度足夠,令場面更加壯觀。

濃厚的俄派音色與濃郁感情,和同樣外向、所以正正得正之下,音樂中的感情被放得更大,又呈現到指揮對樂團的控制力,收放自如,又十分率直。

澎湃感情帶領下,不但令人輕易聽得投入,亦會愈聽愈興奮,想一直聽下去。好聲的音響器材有很多,令人不想停下來、一直聽音樂的器材相對少得多,P-3絕對屬於後者。

P-3質素夠高,可塑性亦不遑多讓,又容易配合不同器材與線材,這種既好聽又好玩的器材,可以一次過滿足音響發燒友與音樂愛好者的需要。

總代理:雅詠音響有限公司
折實零售價:HK$12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