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期 煮酒論英雄:Vitus Audio SL-102.SM-102

349期 煮酒論英雄:Vitus Audio SL-102.SM-102
八月 21 12:56 2017

來自丹麥的Hi-End音響:Vitus Audio – 陳海川

一切從興趣、有所要求兼執著開始!追本索源,以倒後鏡角度去睇,一家高端發燒音響廠之所以能夠闖出名堂,起步之初,大都不在於如何財雄勢大,又或如何懂得揣摩消費者心態,而在於有心、有火、有態度。太過企業化兼人多意見雜,又或太理性意市場需要而行事的話,許多時流於大路,缺乏個性,即面目模糊、無性格!而真正的高端發燒音響,既要有質素之同時,亦必需有性格,方能在高端發燒音響森林中殺出重圍,才能鶴立雞羣,營造出一個叫人家看得上他,選擇他的理由!

 

▲RI-100

 

相當正路

來自丹麥的Vitus Audio,其誕生之過程可謂相當正路,其創辨人兼設計師Hans Ole Vitus,於十來歲時擁有人生第一件音響器材。自此以後,他總會不斷試圖去解構、改造那些產品,務求提升其性能。及後,他更進一步,開始研習,以求成為電子工程師,並花上幾年時間去研究其擁有的音響設備,以及自行製作喇叭。甚或刻意去谷盡擴音機,從中了解在音響設備上出現的各種反應,或可說成從不可能中了解到當中的可能與限制。

那些年,Hans Ole差不多花上全部業餘時間與唯一金錢去自行研製音響產品,並通過修改/改造其他生產商的設備,從中研習。

 

▲RI-100

 

終身興趣

畢業打後的七年多八年之間,他曾到過多間電子公司工作。及至一九九八年,加入德州儀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擔任丹麥及挪威地區銷售經理一職。其主要職責不單在於技術之銷售,同樣重要的是,深入了解客戶需要,提供技術上的解決方案,並針對性地開設技術研討會及工作坊。

於德州儀器工作的六年間,帶給他深入且無價的技術知識,接觸得到製作上的前沿技術,梳理不同解決方案之間的利弊。將這多年來在電子方面的專業工作經驗,加上Hans Ole對研發音響這終身興趣之全情投入,成就今日Vitus Audio有著各式出色的音響產品。

 

▲RI-100

 

八年時間

Vitus Audio的首個作品於二零零三年發表,這處女作Reference系列產品,Hans Ole以長達八年時間去研發,如斯慢工出細貨,不理時間及財務壓力,只求將設計造好的態度,發燒友聽來誠然美事。但在背後作出財務支援的銀行,肯定皺眉頭!一切肯定源於Hans Ole對靚聲的忘我追求,幾近信仰的奉獻精神,亦是其證明自我的一種信念。簡單講,正是擇善固執,一往無前!的確,如無一份勇氣或傻勁,加上信念與執著,實難以在Hi-End界打響名堂。

 

▲MP-L201

 

四大系

今曰Vitus Audio主要分成四大系,包括Reference、Signature、Masterpiece及Design Studio。前三為常規家用產品,後一則為頂級的度身定製服務,專為消費無上限的愛樂闊客,提供最高水準又最精美的方案及音響設備。

四大系中,Design Studio系因並無固定型號、產品,實無從談論,而Reference則算是Vitus Audio的入門系,Signature為中級,至於Masterpiece則為旗艦系。早於二零零三年Vitus Audio的第一輪作品,即RP-100唱放、RL-100前級及SM-100單聲道後級等之上,就已見Reference系及Signature系身影。打後四年時間則主力擴展Signature系,並於二零零六年推出一系列發燒線Andromeda(暫時停產)。及至二零零九年,推出MP-P201唱放,即首件Masterpiece旗艦系作品,終於上場。

 

▲RCD-101

 

十九個型號

十數年下來,各系產品逐步壯大並更新之下,現四大系一共有十九個型號,Signature系之編制稍大,有七個型號,入門系Reference及旗艦系Masterpiece則各佔六個。基本上,各系之編制均備有數碼音源、唱放、前級、後級及合併機,Reference系備有SACD / CD播放機、電池唱放、解碼器/前級、前級、立體聲後級、合併機等各一。

Signature系有CD播放機、唱放、合併機、前級及立體聲後級等各一之同時,更有兩款單聲道後級。至於Masterpiece系則更見精銳,CD轉盤、解碼器、兩箱式唱放、前級、立體聲後級與四件頭之單聲道後級等各一款。

 

▲RL-101

 

接地氣

也可謂豐儉隨意,以音源加擴音機計,消費可高達兩百多萬,即旗艦Masterpiece系大軍的CD轉盤MP-T201、解碼器MP-D201、兩箱式前級MP-L201,以及四件頭單聲道後級MP-M201。亦可將消費下調至十八萬四千多,兼且精簡化為一加一配搭,即以Reference系的SACD / CD播放機RCD-101與合併機RI-100。

花得起故然好事,但相對大眾化消費才是主流,故絕大部份玩家的焦點,肯定會先落在SACD / CD播放機RCD-101配合併機RI-100一套之上。消費上相對地較接地氣是一回事,同樣重要是RCD-101不單可播唱SACD及CD,其解碼部份之輸出,更配備支援DSD格式的USB連接埠。

 

▲RL-101

 

靈活轉身

想大家都應該懂的!進入CAS世代以後,USB連接埠已是常規裝備,至於能否支援DSD格式,亦幾近變成想當然的功能,現階段,還未配備的都趕緊加入/更新。可以想像,旗艦產品要改款的話,所牽涉的事情太多又複習,豈能不經過長時間周詳考慮。另方面,從旗艦級產品持有者的角度去睇,亦大都不需也不願見証持有的Masterpiece產品,三朝兩日就更新轉款。故此,即使同一門下,通常入門級產品都走位更靈活,轉身也較為迅速。

 

▲RL-101

 

因禍得福

Reference系雖是Vitus Audio成立以後首個系列,但多年來持績更新,有賴Vitus Audio奉行模組式電路架構,故不必每每全盤推倒重來,令升級動作能夠來得又細又靈活,故至今仍未有落後於形勢。

RCD-101實為於二零一一年推出的RCD-100之後繼型號,是次更替,其實他們有多少處於被動,亦可謂因禍得福!源於RCD-100採用的拾訊機械Philips CDPro2LF停產,Vitus Audio遂知會各地代理商,RCD-100將於短期內停產。消息發佈以後,隨即收到大量回覆。當中,著他們想個辨法,繼續供應Reference系光碟播放機的佔絕大多數。

 

▲RS-100

 

打散再重組

民意如此,又豈能叫支持者們失望!即針對性地就拾訊機械去考量,最終篩選出Sony SACD拾訊機械。但並非隨買隨用,乃採取他們一貫的改造優化手段,將之完全打散再重組,輔以重量級又穩陣非常的鋁合金工作平台。

為求達至Vitus Audio所要求的高度精準,重組過程中投入大量改良,務求盡減低拾訊誤差,亦即拾訊誤差修正電路盡量少運作。拾訊誤差修正電路這技術,其實只是令訊號/聲音不致斷開之修修補補對策,但存在一定副作用。要知道,拾訊誤差修正電路出手愈頻密,勢必引致結像愈大,音像愈鬆矇。Vitus Audio正是要避免拾訊誤差修正電路出手,更有利於取樣率轉換及數碼轉模擬之精確度。

 

▲RS-100

 

支援DSD格式

RCD-101並無沿用RCD-100身上的USB介面,而係重新挑選更高規格之介面,更可在無需額外驅動程式之下,支援DSD格式訊號輸入。此外,再加入(XLR)AES/EBU數碼輸入/輸出端子。連同故有的(RCA)同軸數碼輸入/輸出,令RCD-101充當解碼器工作之時,足以更靈活對應各式多媒體播放器、PC、Mac或其他數碼訊源。供電方面,一貫非常著緊電源供應的Vitus Audio,於RCD-101身上,施以有利於強動態及低噪環境的多重穩壓,以及多牛兼大水塘之重型供電系統。

 

▲SIA-025

 

精品擴音機

RCD-101如此一台真正平衡運作的SACD/CD機,要找一台登對之精品擴音機,必然是同系的合併機RI-100。儘管是Vitus Audio的入門級合併機,但RI-100仍包含不少度身訂造的零部件,包括重量級的家族式機箱,電池供電質素的優質供電,獨立電阻並聯式音量調節器。另外,背板已預留兩組插口,可供額外加添RIAA唱放模組及DAC模組。RI-100雖是合併機之身,但亦能設定為前級/控制中心,經由前級輸出接駁其他後級。也可完全旁路前級功能,讓外置的環繞聲處理器直通功放電路。其雙單聲道放大電路的編排,令訊號從輸入到輸出之間,得以在最直接又合理,最少失真損耗之下走畢全程。採取AB類放大,每聲道輸出300瓦(8Ω)。

期 待

今期,在《煮酒》篇之上,先來一套Signature系的SL-102前級配SM-102單聲道後級,至於下一步,則會是普羅消費層面之發燒友、CAS玩家、一加一精品玩家們,至有興趣了解的RCD-101 SACD / CD播放機加RI-100合併機,期待!期待之際,大家可翻閱今期《煮酒論英雄》,睇睇Signature系SL-102前級配SM-102單聲道後級,先行止一止咳!

 

▲今次《煮酒論英雄》主角:SL-102前級、SM-102單聲道後級

 

七十六萬之中價組合

搖滾樂的鼓佬與空手道選手,如結合這兩種背景,而又是音響設計師的話,想大家定會假設,其作品勢必激烈加凶、狠、勁,甚或帶攻擊性!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就如Vitus Audio的創辦人兼設計師Hans Ole Vitus,其作品絕無任何一件帶有上述個性,反而屬於細膩動人,理性和諧中帶多少唯美一類。然而,十來歲時他確曾愛上搖滾樂,不單只聽,更參與,擔任鼓手。亦曾全程投入空手道之中,追隨國際知名的武術家Raffi Liven研習,並於該國及國際賽事上,打拼出成績。

 

 

千帆過盡

雖然Hans Ole乃高個子又滿臉鬍子,但若他不說,確難以想像其搖滾樂手與空手道選手的過去!當聽過Vitus Audio的不同作品以後,就更加抱有懷疑,真箇扯不上關係嗎?

但再睇真Hans Ole的背景資料後,終於有點媚目!年青的歲月充滿各種可能,也是摸索的階段,搖滾樂手的經歷,建立了他對音樂的熱愛,對音樂傳神重播的追求。空手道的打拼歲月,讓他鍛練出堅毅與決心。這兩種背境,肯定對其在音響產品研發及創業上,在事業打拼上,皆有莫大幫助與支持。至於Vitus Audio的聲音特性,何以並非大家以為「理所當然」的激烈加凶、狠、勁,甚或帶攻擊性,反而是細膩動人,理性和諧中帶多少唯美?

或容我裝作有見地之下去猜,人生有許多可能,只嘗試一種方向也許乏味!激烈加凶、狠、勁的都在不同範疇上玩過、經驗過,在音響上作另一番嘗試又有何不可!更是經歷幾許激情、激烈過後,千帆過盡,人成熟了,有所修為後,懂得追求一種細水流長的品味、價值與享受。故今日Hans Ole的追求是不論任何音樂類型,但凡好的錄音,他都樂意聆聽、欣賞。若然挨在躺椅上,邊欣賞音樂,邊品嘗紅酒,那就更美好!想大家都懂得,更肯定已經想像得到,那何其嘆世界的畫面。

 

 

有閒階級之選擇

於今期封面故事中,預告了兩件深具競爭力的Vitus Audio入門級產品,Reference系的SACD / CD播放機RCD-101,還有合併機RI-100。然而,被選中在《煮酒》篇出現者,當然是更高級的貨色。雖未至於旗艦系貨色,但一前級SL-102配一大對單聲道後級SM-102,加起來,就已是七十六萬有多的消費。消費Hi-End之同時,使用空間亦有所要求,跟RCD-101加RI-100,即一SACD播放機加一合併機之一加一基礎組合大不同。雖然SL-102前級是單體式,箱體亦是相當普遍的大約十七吋闊、五吋高、十七吋深之尺碼,但單聲道的SM-102後級,則是每台足有十七吋闊、十一吋高、近兩呎深之件頭,故無論消費與空間要求,皆屬有閒階級之選擇。

 

 

系內至高規格

SL-102與SM-102所屬的Signature系,上有旗鑑系Masterpiece下有入門系Reference,亦即Signature系屬Vitus Audio的中層產品。可以想像,中層產品已是叫價七十多萬的消費,如差不多格局,要上升到旗艦系Masterpiece層面的話,消費即時扯上將近一百七十萬。更是沒有一加二之選擇,而是更Hi-End的兩箱式前級MP-L201,再配合只兩聲道已見四件頭的單聲道後級MP-M201。

Signature系現有CD機SCD-025、唱放SP-102、平衡式合併機SIA-025、平衡式前級SL-102、平衡式立體聲後級SM-011、兩款平衡式單聲道後級SM-011及SM-102。而SL-102加SM-102,正是系內至高規格之前後級配搭。

借鑒於旗艦前級

SL-102與SM-102,實為於二零零六年前後所推出之SL-101與SM-101之後繼型號。再向前推演,就是Vitus Audio創業時期的SL-100與SM-100,亦即已經過兩代演變,兩次進化的第三代。

自Signature系第二代前級SL-101發表以後,他們再花四年時去開發Masterpiece系旗艦前級,兩箱式的MP-L201。同一時間亦將研發MP-L201所獲得的技術、經驗,投放到Signature系前級身上,發展出SL-102。故此,他們形容,SL-102並非建基於SL-101的升級版,而係借鑒於旗艦前級MP-L201的全新設計。並因應玩家的要求,加入模組式唱放架構(RIAA及負載模組需額外購置),再把其著名的電池供電唱放RP-100的技術精華放進去。並將MP-L201的MM / MC選擇,唱放負載設定及選單系統,帶到SL-102身上。

 

 

鏡影式電路佈局

高度化模組架構之下,打開SL-102機箱一睇,雖然模組及零部件滿佈,卻井然,印象分大增。全平衡輸入/輸出,切實而明確的雙單聲道格局,鏡影式電路佈局,主電源亦由背板正中切入,直入兩聲道各自獨立之降壓牛、整流與穩壓。

每一聲道上從輸入級到增益級,全為一正相/一負相各自獨立之模組電路。行走於(-99.0dB至+6dB)之間的音控電路網絡,以一羣固定阻值之獨立電阻並聯而成,輔以繼電器獨立開關/切換各級電阻,確保音量調控之精準又直接。輸入選擇切換亦以全繼電器獨立開關進行,保證無漏聲、串音。

機箱用料與造工皆Hi-End,只採用鋁或不銹鋼等非磁性金屬為材料。面板、頂板、底板、兩側板均以起碼10mm之厚重鋁板嵌製。以厚身不銹鋼板屈摺而成的內膽結合厚鋁板之雙重底盤,為電路帶來免受干擾的工作環境。如此重手的機箱製作,加上豐富的內涵,令這單體式前級之淨重達到逾五十二磅(24kg)。

 

 

優良的功率管

當成功研發Signature系新一代之立體聲後級SS-102以後,如要將其水準即時再推前一大步,他們明白到只有一途,就是將一台立體聲的SS-102進化為單聲道,原先服侍兩聲道的所有條件,只用以應付單一聲道,即兩聲道的功率放大工作,由電源、所有放大單路,以至機箱皆獨立開來,亦即對消費及使用空間的要求加倍不妥協之下,成就SM-102單聲道後級之出現。

貫徹Vitus Audio之精簡電路架構,輸出級一貫不愛採取〝大堆頭〞功率管之風格,每相只用一對功率管,令SM-102得以集中資源,選用並篩選出最優良的功率管。此外,在工作電平較低的輸入級之上,則採用超線性又超低噪之雙極管,以及超精密的電阻器,並採取無總體負回輸的監察模式。再加上輸入級運用了獨特的耦合電路架構,帶來超線性之頻率響應。

UI變壓器

全平衡放大格局,即使採取非平衡輸入,訊號亦會即時轉換為平衡格式。平衡放大再結合兩相分流的供電條件,即取得優異之訊噪比(>110dB),足以顯露出錄音中更多的弱音細節。供電部份,在他們不妥協於成本及體積的態度之下,以自行研發,既昂貴兼大又重的UI芯變壓器為核心,再配合每相各兩枚汽水罐尺碼的100,000uF / 40V大水塘電容,為SM-102帶來更穩定的音場,更強力又更深潛的動態,以及更踏實的操控力。

想當然,機箱用料與造工同樣Hi-End,同樣只採用鋁或不銹鋼等非磁性金屬為材料,面板、頂板、底板均為厚逾10mm之厚重鋁板製作。UI芯變壓器及四枚汽水罐級電容,以獨立又牢固之金屬平台承起並隔離,用以跟放大電路分隔,確保其工作環境理想之同時,亦免除對放大電路造成干擾。每台SM-102淨重逾一百六十三磅(74kg),十一吋高、十七吋闊、二十四吋深(280x435x610mm)。

 

 

玩味之所在

每台SM-102之輸出功率為一百瓦,說大不太大;說少也不少,說來不是啥特別賣點!可是,在那一百瓦背後其實有A類或AB類偏壓模式可供選擇,這就是點子,玩味之所在!

以今時今日技術之成熟,零件製作與質素之進步,若仍然為A類跟AB類後級那個更靚聲而爭拗,實在無謂!

撇除產品質素特別好或份外差的影響不談,經長時間驗證A類跟AB類之比,查實除因為口味而人言人殊,這比重過半的因素外,所重播的音樂種類、演譯及錄音特性亦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然而,兩者之間卻只有一事屬無容爭議之事項,就是功耗。以同一輸出功率數字計,A類的耗電量肯定是AB類的多倍,以SM-102為例,同一後級,同樣可輸出一百瓦,在A類偏壓之下,耗電量為425瓦,AB類之下,則大幅調低至25瓦,足足十七倍之差。故此,同一套機可在A類與AB類之間遊走,不單是音樂享受上的福利,某程度上亦是環保節能之舉!

更真抑或更過癮

說到耳朵的福利,遊走A類與AB類之間,有些時間亦難以一口咬定A類更真,抑還AB類更過癮!就以我那參考錄音Hélène Grimaud玩〈拉赫曼尼洛夫第二鋼琴奏鳴曲〉為例,選用A類重播之下觸鍵感之細膩,暗勁之能量密度,演奏間思緒之傳神感覺,令我聽得出神!但轉為AB類之下,激情加觸鍵能量如直貫指頭的刺激感,大強音下之扎實台型,又確係過癮!

播出一把結他加一把大提琴的《Faro》,又不是啥大堆頭演奏,滿以為用A類模式播放之下已夠力又靚聲,怎料到當轉用AB類播放下,AB類就是贏在那一點點火花與激情,這正是關乎音樂類型與演譯的影響。

較《Faro》只多出兩件弦樂器,兩小提、一中提、一大提的弦樂四重奏組合Hagen-Quartett,演奏〈貝多芬弦樂四重奏‧作品127〉,以AB類播放可以講完全無支持點,因為這錄音這演奏所需要的潤澤諧波,色彩豐富的聲音層次,AB類被A類徹底比下去,就連結像台型亦不及A類。

 

 

躍動與搖曳生姿

播出Quadro Nuevo夥拍NDR Pops Orchestra的《End of the Rainbow》,替AB類贏回漂亮一仗!〈Que reste-t-il de nos amours〉宏闊又複雜的音場,躍動的場面,以AB類播出的立體感明顯勝過A類,相比較之下,A類來得姿柔,表現不了演譯中該有的躍動與搖曳生姿。

王靖雯(王菲)K2 HD‧CD版《天空》中無電音樂器版的〈天空〉,著眼於加強樂器的彈動感,本以為以AB類播放最合適,開聲亦的確如是,但當再轉用A類播出,即時被王菲那幽幽中透出肉緊情緒的唱腔找緊心神,牽動情緒!A類即時靠一把人聲壓倒AB類的彈動樂器。沒得說,當刻的感覺是人聲是主角,樂器只是配角。

難以取捨

另一參考碟Blue Coast Collection‧The E.S.E. Sessions‧Various Artists(金CD版),〈Looking For A

Home〉充份表現出SM-102下潛力、低頻分析力及弱音細節重整力之強。無論是A類或AB類設定下,在音場背後那持續一下又一下的低頻,踏實而不騷擾之同時,亦充份感受到結他的緊奏。A類下的人聲較著重深情,AB類之下則見激情,兩皆有聽頭,皆有值得欣賞之處,確係難以取捨!可幸如今無用轉換任何配搭,只需在面板上按鈕切換SM-102的偏壓模式即成,還能有所不滿嗎?

 

 

大贏家

儘管說以AB類比A類來得音效化,但說到底,SL-102前級與SM-102後級,尤其後級,本質上俱不是讓人玩音效之物,而係一心服侍音樂,兼且無先天的凶、狠、勁或攻擊性,只會令音樂更悅耳動聽,更嘆!

A類或AB類之取捨,其實就在於那個更能切合某類音樂、某種演奏、某唱腔或錄音之特性,使之更動聽更立體。既可能是一凹一凸的耦合,亦會是拉闊了對比。即使同一錄音,A類與AB類之取捨,最終還看個人口味!

總言之,能讓你有如挨在躺椅上,邊呷著紅酒,邊欣賞音樂的嘆世界感覺,那正正就是設計者本意。一句到尾,無論A類或AB類勝出,大贏家都是擁有這套前後級之玩家,因為一套前後級已兼收並蓄兩家之好!

 

 

柔中帶剛,令金屬膜喇叭更人性化 – Thomas Wang

對於我來說,金屬振膜揚聲器,我的確是又愛又恨,愛的是高度分析力、高頻有無邊無際的延伸、節奏速度高、低頻乾淨俐落、音場又深又闊,恨的是那傲慢難馴性格,選擇功放和訊源極為挑剔,只要稍為失準,音質就會流於機械化,中高頻過響,甚至低頻失控亦可能出現。金屬膜揚聲器,就好像聲音機械人,只要輸入指令,它便能做出最複雜的高難度動作,但機械人始終是機械人,沒有灌注音樂靈魂,人耳聽到的亦只會是機械聲音,打個比喻,電影Terminator中的T800,外表加上了人類的血肉作遮蓋,但骨子裡亦只會是機械人,那麼,甚麼才是音樂靈魂,那就是人類的「感情」,有了感情,機械人便會人性化,真正地活生生起來。要真正100%接通金屬膜揚聲器的音樂靈魂網路,使其人性化,過去,對付機械聲,我確實有不少失敗經驗,使用真空管機的成功率較高,晶體管機只有少數,一般的數碼放大器則….I am sorry。在眾多Hi-End放大器中,可以完全對應全金屬振膜揚聲器的,能達到全無弱點的境界,Vitus Audio是最成功例子之一。

何謂人性化的聲音?簡單,我相信任何聽力正常的人,必定可以分得出真人和電子合成器出來的聲音,理論一字咁淺,但要做到令任何人的耳朶,都聽得出音樂感情,而不單純是HiFi音效(這就是我所說的機械聲) ,器材設計師們必定要有深厚的音樂欣賞修為,甚至可能會有自家的校聲團隊,Vitus Audio的老闆Hans Ole Vitus,年少時可以花掉自己的所有積蓄,去製作自己的音響組合,聽音樂熱切之心,在此可見一斑,亦因為這一份「心意」,Hans Ole Vitus的器材就灌滿了音樂靈魂,賦予自己製造的發聲機器「生命」。Vitus產品的音樂生命力,我們一早已感受得到,各位讀者是否記得,我們時常都用Andromeda電源線去馴服數碼器材嗎?Vitus產品在香港消失了一陣子,今次打正Vitus Audio旗號在港作代理,所有產品全部有齊,新一代Vitus Audio放大器的實力,肯定有強勢回歸的氣勢。

 

 

在大房中看到SL-102+SM-102前後級,用AA Drive 2+Tube DAC 2 MKII作訊源,訊源去前級用Atlas Cable Ascent XLR,前級用Andromeda電源線,前至後級平衡線當然亦是Andromeda,後級電源線照例用跟機線,揚聲器是Wilson Audio Sasha,喇叭線用Audio Note ISIS LX168。半小時熱身,一對SM-102設在AB類一檔,在半小時的過程中,我已聽到源自SL-102+SM-102獨特的溫暖,是一份久別重逢的親切感,由於SM-102的AB類與A類功率同樣是100W,Vitus Audio的音色以A類見稱,我當然不客氣,立即選擇A類工作,首先播放西村由紀江的最新鋼琴專輯《My Stories》,西村由紀江的指法纖巧細膩,展現出日本傳統女性的優雅,輕聲細語地去說自己的人生故事,琴音充滿悲喜交集的感情,我的專注力只會投進她的故事世界內,HiFi音響效果嗎?我好像已忘記了。試聽最新西班牙Blue Moon版《Belafonte At Carnegie Hall The 1959 Historic Concert》,此碟若以薄削器材播放,單是Track 1的「Introduction」,已會出現「響」的現象,Sasha的高音單元是鈦金屬膜,在SL-102+SM-102整治下,此Track只會是一個熱鬧演唱會的開場,引領聽者進入熱切期待的情緒中,播Track 6「Day O」,開首Belafonte的一句Day O歌詞,男聲極端嘹亮,但不帶半點「惡」氣,男和音聲線自然,就像站在我身旁獻唱,聽到Track 7「Jamaica Farewell」,Belafonte以較柔和的聲線唱出,與上一首「Day O」有不同的演繹,對比明確,SL-102+SM-102以強調Belafonte的歌唱技巧為重點,說明給聽者知道,為何這個Concert會紅足數十年。

 

 

聽「老虎魚」示範級SACD《Closer To The Music 5》CD的一層,Track 17「L’Inverno-Largo (Vivaldi)」是一首小提琴協奏音樂,晶體管放大器配金屬膜高音,竟然可以出現幼滑如絲的小提琴中高頻,滑不留手的程度,可以力敵不少以此為強項的貴價真空管放大器,而不處於下風,精彩的演奏,我把音壓略為加大,直到近似現場音壓為止,仔細聽了兩遍,全無破綻的小提琴,晶體管放大器的領域內是極為少見。試Double Bass,聽Fonè SACD《Enzo Pietropaoli Solo》,由Track 1開始聽,堂音的散射,殘響之豐富,令我有時空轉移,親身去到演奏現場,Enzo Pietropaoli和他的Double Bass,活生生、有血有肉地站在我眼前,一比一的低音大提琴,可以觸摸得到似的,不單只是手指彈按琴弦,就連衣服與木樂器的磨擦,都是非常真實,Enzo Pietropaoli對演奏的投入,Double Bass每個音律的變化,我不需要集中精神提升專注力也能聽得到、感受得到。

一比一的鋼琴,一比一的低音大提琴,使我知道SL-102+SM-102是一套具有龐大潛力的機種,播放1995年德國版Grammophon 4D Recording《Mahler:Symphonie NR.8 Claudio Abbado》,交響樂團與合唱團,數百人同台演出的超大場面,扭大音壓去聽,SL-102+SM-102的力量出現了,有如IMAX的巨幕畫面,音場伸展穿牆過壁,完全超越大房的局限,場面沒有半點凌亂,而且還達到數人頭的高清境界。「馬勒8」的氣勢,對100W放大器而言,會是有如大山般的重擔,SL-102+SM-102就像變了身似的,以大數倍的力量去推動這座大山,並且能完全征服。再來試一試SL-102+SM-102的巨力,聽了4張CD,K2HD CD《The Best Of Santana》、金絃天碟《國樂精英》、HQCD K2 Mastering CD《Christopher Hardy Touch》、《Enigma Love Sensuality Devotion The Remix Collection》,電結他、真鼓、低頻敲擊樂器、重量級電子樂器齊齊出動,SL-102+SM-102所展現出來的低頻,並不是用大鐵鎚一下子打裂地板,而是用巨人手掌長按在地上,低頻以柔力一下一下、結結實實地送出,不會打心口,但仍然能製造出一波接一波的攝人低頻巨浪,空氣亦為之鼓動,我出奇地呼吸暢順無壓力,SL-102+SM-102帶來的是一股「柔中帶剛」的新力量,而一對Sasha,今次應已到達了它的極限。

 

 

我認為,SL-102+SM-102前後級,就好像電影中Marvel Hero的綠巨人Hulk,平時文質彬彬的教授,當受到一定的壓力,就會變身成力大無窮的巨人,不過,今次巨人的力量是可以隨意控制,收放自如,不會情緒失控、不會狂野橫蠻,精準邏輯思維、豐富感情與巨人力量可以同時出現,當遇到大山一樣的巨大動態,純A類不須要變成AB類,斯斯文文的A類功率,竟然可以釋出扛起大山的力氣,輕如無物地飛躍前進,面上還保持輕鬆的微笑,SL-102+SM-102就是這樣精彩,充滿音樂靈魂的Vitus晶體管放大器,人性化的生命力,將可能會令到一切機械聲音不再存在。

 

 

既清晰又厚重飽滿 – 鍾一

音響市場上各類型器材產品之中,擴音機系統,包括前後級和合併機,競爭之劇烈,跟揚聲器比較,差不了多少;以本地為例,可供選購的擴音機牌子不下數十個之多,不過,不同牌子,不同產地的擴音機,雖各有不同設計與賣點,但在發燒友心中真正具有聲譽的高級名牌,卻來來去去不出幾個。對於這些牌子產品的聲效,我都很熟悉,它們在本港及中國內地有崇高聲譽和穩定銷量,可謂理所當然,然而,我最近在本刊試音室,試聽一套丹麥名牌Vitus Audio SL-102前級和SM-102單聲道後級之後,真正覺得Vitus Audio設計精密,製作嚴謹,聲音魅力之強,百分百具備最高high end本色,SL-102/SM-102的售價一套加起來絕不便宜,但以價論聲,理應在中港音響市場頂尖級別之中,佔有重要位置。

事實上,Vitus Audio在歐美等地成名已久,自2003年創立以來,它已發展成為國際知名的高級擴音機、CD機/解碼器和唱頭放大器廠家,早前本刊亦先後評介過該品牌的不同產品(包括接線),我翻閱同文報告,效果表現都屬正面,尤其對於細膩、醇和的音色取向方面(擴音機系統)就著墨更多。今次試聽的SL-102/SM-102一套前後級,屬於廠方的Signature系列,音色範疇上,經播唱多個靚聲弦樂、鋼琴和人聲錄音,如Erick Friedman《Violin Showpieces》、Pletnev的柴記《18 Pieces》、Linda Ronstadt《Duets》等,的而且確令我覺滋味無窮,越聽越喜歡,甚至趕著一張接一張,不停的播唱下去。除了音色,我還深深的體會到SL-102/SM-102爆棚氣勢和深沉低頻效果,是非一般標稱100 watts Class A後級能夠比擬。

 

 

SL-102/SM-102是屬於Vitus Audio新一代的機款型號,熟悉廠方產品的發燒友,或者還記得多年前的SL-100/SM-100,之後到SL-101/SM-101,無論是那個型號,前級或後級,由於正前方面板部分幾乎是完全沒有改變,唯一較明顯分別,是舊型號後級的機頂是密封的(印上VA商標),而SM-102機頂金屬板中間位置,卻開了一個大四方形的散熱口,往下望正正是大UI變壓牛和「汽水罐」大電容。究竟SL-102/SM-102跟兩款舊型號有什麼分別呢?一般的想法,是將之前型號某些線路加以改良,或者更換上其他更優質零件,是升級版本吧。但根據廠方說法,SL-102/SM-102內裡線路設計有不少改變,單以SL-102前級為例,是將更高檔次Masterpiece系列的MP-L201分體前級之中,部分新研發技術項目直接移植至SL-102之上,因此,按照設計師兼老闆Hans Ole Vitus所說,基本上是一件全新設計的前級產品。

無論是舊款,抑或面前的新型號,這三個大機箱,那四四方方但卻具線條美態的設計,還有兩側似包含在機箱內的散熱片,都同樣帶著一股誘人魅力,讓人讚嘆;厚厚的鋁金屬/不銹鋼外殼,有如坦克車般紮實,配合精細的金工打磨,是一貫歐洲高級品牌富質感而又簡潔的樣子,我很喜歡,看圖片與看實物是兩回事,大家有機會約代理試聽,到時你會明白我的意思。

 

 

前後級的線路設計,一如以往,由輸入到輸出,都是採用全平衡佈局,就連SL-102前級內的音量控制系統,更出動到四組完全一樣的訊號衰減線路;除了全平衡放大模式,Mr Vitus一直推崇的純A類輸出,在SM-102身上當然繼續用上,8Ω負載SM-102輸出功率100 watts,然而,用家亦可按下面板選擇掣,揀選AB類輸出,這時候輸出功率同樣是100 watts。試聽過程中,我反覆聆聽純A類與AB類輸出,音色與力水表現上,二者分別是明顯的,在SM-102之上,各方面的重播效果,純A類偏壓是完全壓倒性地勝過AB類,嚴格說tonal balance感覺上亦有不同,相信任何發燒友,聽過它純A類的重播樂聲後,再沒理由切換至AB類吧。讀過一篇外國音響雜誌專訪Hans Ole Vitus報導,他堅信純A類偏壓放大的整體音效較理想,後級的設計上亦徹頭徹尾以此為核心,提供另一AB類選擇,是純為省電(純A類耗電量約900 watts,AB類耗電量只得100 watts左右),鍾一讀到這裡有點不以為然,是歐盟標準?是限制設施?身為真正發燒友,當然一切以好聲為先,絕不介意多付一點電費,對嗎?另外,專訪中Mr Vitus還提及另外兩點:一、選用UI變壓器的其中原因,是“voltage drop"和磁漏情況,遠比EI或環型變壓器低很多。二、由於每枚功率管的特性不一,就算如何嚴格篩選,都難以百分百一致,將多枚功率管並聯而增加輸出功率的做法,他絕不主張,因此,他的設計不會如一般後級,選用8對、10對,甚至更多功率管,而是只採用一對。

類似的設計,在功率輸出級每聲道只使用一對功率管的後級,Vitus Audio並非獨創,家中聆聽室近日剛換上的darTZeel NHB-108 Model One(Version B)後級,同樣以一對功率管工作,究竟推動揚聲器能力如何?力水足夠嗎?設計師寧願放棄大功率,而換來低失真、清晰細節與透明效果,必有其獨到因由。再說,100瓦輸出(SM-102和NHB-108同樣標稱100瓦),數據未免有點保守吧,在實際聆聽中,SL-102/SM-102一套前後級,推動試音室參考揚聲器Wilson Audio Sasha W/P,是毫無難度,聽抽鼓或大型編制交響樂錄音,它的表現是絕對從容,而且滿有大將之風。

 

 

《煮酒》過程中SL-102/SM-102推Sasha,而另外今個月試聽Hansen The Prince E揚聲器之際,我除了接上ModWright + Hegel推動之外,一半時間亦接駁到這套前後級作為比較,匹配不同揚聲器聽到的聲音效果明顯有別,是理所當然,不過話雖如此,SL-102/SM-102的聲底個性,無論推動Sasha或The Prince E,還是清楚聽得到,而且頗為強烈。這樣就代表Vitus Audio設計不好嗎?當然不是。要喜歡一件器材/品牌的聲音個性,認為適合自己口味,才會付錢購買;我之前多番說過,「中性」二字,用於形容一件器材,未必是好事,代表什麼呢?你與我,各人說話的聲線都不同,更何況器材。講回SL-102/SM-102,強烈個性,有可能是純A類放大線路設計使然,它們的重播樂聲,充滿著厚重和飽滿的色彩,特別當SM-102後級兩側散熱片達到和暖程度之際(一點都不算熱,真奇怪),聽Jennifer Warnes唱「Ballad of the Runaway Horse」,強烈的韻味和豐滿的音色,中音部分特別令人神往,細緻動人,音樂感直趨心坎。至於低頻,它對揚聲器的控制力亦同樣出色,酥軟兼彈牙的大牛筋質與量俱皆,弦聲線條又如斯清晰,令人一聽不能罷休。

 

 

聽Sheffield Lab Drum/Track Record,開始電子合成器營造出天馬行空,天大地大的磅礡感,整體聲音之從容和把人包圍在其中的感覺,非常出色兼過癮。到第5、6 track抽鼓,扭大SL-102音量,越抽就越令人心跳加速,鼓皮沒有因聲壓大而出現絲毫壓縮,反之,更完全展現出SL-102/SM-102的力水表現、衝擊力和宏偉感,亦清楚「見到」每下扑鼓皮的落點,hi-fi之惟物是如斯神奇!如果說SM-102的力水表現是無窮無盡,重播大爆特爆樂段有驚天地、泣鬼神的力量,那的確有過份誇張之嫌,但在一般的聆聽空間,例如三、四百平方尺,匹配一對未至於太大食的座地揚聲器,該前後級顯現的巨人氣派就的確叫我敬

服,播Philips名盤《Flamenco》,「的的噠噠」踏台板聲一出,令人急不及待將音量再恣意扭大,總之誓要「踏」到過癮為止。重現錄音的空間感亦是首屈一指,舞者在台上踏前、踏後,速度飛快(純A類放大罕有咁快、咁乾淨俐落),層次清晰可見,還有針尖式的音像,眼前十足一個150吋大銀幕一樣,有聲有畫,加上深闊感驚人的3D效果,充滿娛樂性,令人倍覺玩hi-fi係物有所值。

 

 

柔順中滿載細節,沉實中暗藏勁力 -何森

約十年前,我們曾在本刊大房詳細試聽過Vitus Audio SL-100前級+SM-101單聲道功放,分別驅動Vivid Audio K1及Mordaunt Short Performance 6這兩款採用全金屬膜/盆製作的高分析力高清鑑聽型揚聲器,還有大口徑低音單元的Eventus Audio Nebula旗艦揚聲器。我覺得Vitus Audio前、後級像膽機(KT88 100W monoblock)般溫暖圓滑的高、中音極具優美悅耳的吸引力,但其低頻的解像度、瞬變速度、控制力又具有如Mark Levinson No.20.5 monoblock的100W純A類全平衡式放大晶體管功放的「非膽」式的瀟灑動感,論協同效應,我覺得Vitus Audio前、後級非常匹配上述的Vivid Audio K1及Mordaunt Short Performance這類採用全金屬音盆單元的揚聲器;若然驅動Eventus Audio Nebula揚聲器,我認為用soulution旗艦前後級更匹配,整體平衡度更理想。

今回在大房試聽這套新一代的Vitus Audio SL102前級+SM102單聲道功放,我覺得Wilson Audio Sasha身上的鈦膜高音單元,重播出非常悅耳及醉人的高、中音,尤其是以大音壓重播時,高音仍能保持柔順悅耳及豐富的細節,完全沒有尖銳、吵耳,甚至插耳感。重播女聲溫暖而具肉感,但絕不是濃至化不開那種厚潤度。甜美醉人,低頻區豐厚有力,從容不迫,讓Sasha表現出其感性迷人的一面。Vitus Audio這套前、後級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貴氣」,弦樂音色高貴優美,重播人聲優雅細膩,活像真人在我面前演唱的真實感,整體音樂氣氛完全沒有令我神經緊張不安的刺激感。相反,Vitus Audio令我可以完全relax地欣賞各類型音樂,從eagles的band sound輕鬆暢快動感到大場面配器複雜繁多的交響樂,我也能感受到那種舒適悅耳的音樂感,大大聲也不吵耳,連續聽五個小時也不會感到耳倦。

 

 

播我近年經常聽的趙學而《Trinity》,「最後一夜」的性感歌聲極具挑逗性,令我想入非非。「聽不到的說話」Bondy唱到咬牙切齒,十分肉緊,有血有肉的歌聲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親切感,這套Vitus Audio感情極豐富,那些追求速度感與透明感、唱歌表情較cool,甚至木口木面的高分析力晶體管前、後級相比之下就不及Vitus Audio那麼熱情與人性化。

播Linda Ronstadt《Duets》精選CD,Linda橫跨33年(1974~2006)的精彩「二人合唱」錄音,Vitus Audio能清楚重現出70年代血氣方剛的Linda那種無敵的青春火花與迷人唱腔,與2006年成熟老練的深度層次。伴奏方面,雖然不是我聽過最清爽的結他聲及笠得最緊實鼓聲,但吐字清晰、運氣有力、溫暖而感情豐富的Linda歌聲令我感動!

繼續播考牌女聲, 是不容易播得靚聲好聽的Eva Cassidy《Live at Blues Alley》。Vitus Audio功放本身的聲底厚潤+Sasha雙8吋低音的低頻已經頗為豐厚,再加上本錄音的低音結他也有豐滿的低頻能量感,結果是低頻墊底極厚,幸好Vitus Audio SM102功放的低音凝聚結實不鬆散,其強而有力的高電流量輸出能力,使源源不絕的低頻聽來讓人更能感受到Eva在酒廊內的現場音樂會的熱鬧氣氛。Eva唱blues歌藝精湛,感情成噸重,再加上Vitus Audio強烈的人性化感染力,令Eva的歌聲更「到肉」。很多高音尖銳的高分析力前、後級播此CD會令大聲唱的Eva出現吵耳惡聲,這套Vitus Audio完全沒有吵耳或惡聲問題,雖然可清楚聽到歌聲混入了人造reverb,但亦無損Eva歌聲的強烈味道與感人肺腑的真情流露。

播Martha Argerich彈奏Shostakovich第一鋼協,Vitus Audio重播出的鋼琴聲與伴奏的小號聲肯定不是我聽過最快聲最刺激的一次,Vitus Audio雖然不追求最緊張刺激的鋼琴聲與小號聲,但鋼琴聲與伴奏的弦樂群奏音色就極靚,聲音的密度高、質重感與件頭感足。

 

 

 

這套Vitus Audio前、後級不是走大上大落過山車式緊張刺激動感路線,聽Mahler交響曲的爆棚氣勢與驚人的震撼性動態雖不能臻達最高境界的石破天驚的震懾效果,但播古典室樂小品則十分和諧悅耳,令我聽出耳油。

播Philips(日本版)Bitstream ADC製版的Rossini Strings Sonatas (78年於瑞士的模擬式錄音)雙CD套裝考牌碟。小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的音色優美細膩,Accardo拉的小提琴音色甜美動聽到不得了,柔順悅耳的弦樂正好表現出Vitus Audio SM102純A類功放的聲音特色。柔韌性強,完全沒有堅硬如石的典型原子粒聲,這套Vitus Audio重播本碟可show盡quali。無論是弦樂四重奏,1支cello+1支double bass二重奏,1支violin+1個鋼琴二重奏,抑或一支double bass+1個鋼琴二重奏,每一段音樂都是那麼美,Accardo在track 10拉的一段solo十分考機,典型AB類原子粒聲會馬上露底,Vitus Audio這套前、後級音色甜而不膩,嬌美細緻的小提琴獨奏,音色優美自然,悅耳動聽,真實感如真人在我面前演奏。Double bass有足夠的低頻下潛力與木頭味,但量感沒有誇大變形,聽來相當自然像真。大提琴的「鋸」弦聲反映出弦線張力強,沒有鬆弛感,當然也沒有膽後級或多或少的低頻寬鬆感。

總結而言,Vitus Audio SL102+SM102的純A音質令Sasha的鈦膜高音重現出極度高貴優美的悅耳音色。不追求緊張刺激音響效果的Vitus Audio,追求的是輕鬆寫意、自然不誇張的和諧悅耳音樂化高分析力音質,全頻段柔順悅耳,溫暖及人情味濃,從不覺聲音冷漠無情,大聲唱亦不惡不尖不叫,細聲唱亦極幼細清晰不含糊,我聽到大量細節,沒有半點機械化的不自然感覺,無論重播哪一種音樂都覺得聲音充滿悅耳美感,具動感暗勁而沒有壓心口的壓迫感與衝擊性,讓我聽幾小時也不願離座。

 

總代理:方浪音響

售價:HK$261,000(SL-102前級)、HK$504,000(SM-102後級 x2)

  Article "tagged" as:
  Categories:
view more articles

About Article Author

Hi-Fi 音響
Hi-Fi 音響

Hi Fi音響 (Hi Fi Review) 於 1986 年 4 月創刊,以月刊形式發行,至今逾 30 載。

View More Articles